4名经验丰富的地质人员为何在哀牢山遭遇不测?

斜贯云南中部五百多公里、平均海拔两千多米的哀牢山,因4名专业地质人员的遇难,笼罩上一层哀伤。

“哀”殇:4名经验丰富的地质人员,为何没能走出大山?

四人中年龄最大的32岁,最小的仅25岁,进入地调队伍前,均曾服役于武警黄金部队。他们供职的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是一支精锐的地质调查队伍。

从11月13日上午9时进山,到11月22日上午8时32分,最后一名失联者遗体被找到。一周多时间,一场举国关注的救援,没能等来生命奇迹。

4名罹难者,都是具有一定专业能力的地质人员,原本计划只一天的进山作业,为何却迷失大山?

“哀”殇:4名经验丰富的地质人员,为何没能走出大山?

意外的失联

人们是在出事后,才得知他们的姓名:杨敏、张金榜、张喻、刘宇。

11月13日上午9时,他们从云南省镇沅县者东镇樟盆村逸樟盆小组仓房梁子出发,徒步进入哀牢山内部,目的地在位于玉溪市新平县地界的6134号国家连续清查样地(当地人称锅底塘老虎岩)。

哀牢山位于云南中部,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的分界线,也是全国最大的原始常绿阔叶林区,森林覆盖率达85.1%,最高海拔3156.9米。而4人进入的哀牢山自然保护区,山形陡峭、树木茂密、沟壑纵横,平均海拔2500米以上,地理环境十分复杂。

按计划,2名接送车司机在山外等候,4名地调队员将在山上居住一晚,于14日下山。

事后获悉,他们携带了罗盘、工兵铲、铁锹、一次性雨衣、一矿泉水瓶汽油等物品及一天半的干粮。而汽油是司机担心他们晚上下不来,特意从备用油桶里倒出来让他们带着的,可用于野外生火取暖、防野兽,还能稀释油漆。

另外,每人随身还携带了一台RTK设备。RTK是一种能在野外实时得到厘米级定位精度的测量方法,只要打开按钮,外界就能根据卫星系统传回的数据,锁定他们的实时位置。

13日12时59分,在与外等待的司机电话联系之后,4人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事实上,一直到21日11时,失联4人从未打开过RTK设备,救援人员始终无法找到他们的方位。

11月15日19时28分,镇沅县人民政府办总值班室接到报告后,第一时间成立救援指挥部,集结多方救援力量,开展地毯式搜救。

16日,搜救队发现了失联人员露营痕迹和部分随身用品。随后几天,搜救工作持续进行,但始终未发现失联人员。

19日中午,极目新闻记者在失联人员出发的者东镇樟盆村看到,进村的道路已进行管制。

村民介绍,哀牢山山高林密,山里面有蛇,还有黑熊野猪等野兽,即便是当地村民也很少进入哀牢山深处。地调队员进山的那几天,天气不好,雾气大。在14日和15日,还有陆续的降雨。雨水,让哀牢山的能见度大大降低。

救援难在哪

随着多方救援力量不断集结,到20日12时,参与救援人数560余人,已累计出动救援人员1900余人次。到11月22日8时,累计投入搜救人员4679人次,车辆196辆(专业车辆35辆)、直升机10架次、翼龙Ⅱ型无人机3架次(建立空中通信基站)。

除了直升机空投物资,极目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当地还组织了数百名村民,为救援队人力运送物资。由于山势陡峭、地形复杂,村民们徒步到补给点需要3个小时,最远的营地则要走五六个小时才到。

“哀”殇:4名经验丰富的地质人员,为何没能走出大山?

20日,在对失联人员简易宿营窝棚的下游方向进行地毯式搜索后,除发现排泄物外,还发现了一块雨衣碎片,经确认,确定雨衣系失联人员所携。

“哀”殇:4名经验丰富的地质人员,为何没能走出大山?

在现场,一名失联人员家属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失联的地调人员,已有多年野外工作经验,以前也经常出差。本次失联后,家属15日就赶到了普洱,一直关注着救援动态,“网上每发布一条信息,心头都一紧。”

“这个工作确实辛苦,但是这个工作总要有人来做,我们家孩子不做,别人家孩子也要做。各行各业都是为国家出力,做贡献,我们相信政府能够找到。”一名亲属眼噙泪水说。当地餐馆老板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失联者家属曾到店里用餐。“看得出来,他们心情很不好,根本就没吃几口,一直说吃不下。”

“哀”殇:4名经验丰富的地质人员,为何没能走出大山?

揪心的等待中,时间进入21日。当天下午6时33分,搜救人员报告在哀牢山新平县水塘镇,调查样地东南方向直线距离1.85公里处发现3名失联人员,但已无生命体征。

22日上午8时32分,第4名失联人员遗体被发现。消息传出,网友无不惋惜哀悼。当天下午,中国地质调查局官网变为灰色,对遇难的4名野外地质调查人员致以最沉痛的哀悼。

投入这么多人力和装备,为什么搜索了整整一周才发现遇难者?

极目新闻记者了解到,此次人员失联区域地处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域,搜救人员需要从海拔1700多米的山脚出发,翻越海拔2800多米的多座高山,搜救工作面临重重困难。

普洱市森林消防支队政委刘东君介绍,林区内郁闭度比较高,达到了94%,连专业的卫星电话都很难打出去。

“哀牢山地形等各方面情况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比我们之前参与的救援行动也要复杂得多。”云南省户外运动协会副会长胡文琨称,此次哀牢山救援行动的规模在救援历史上也是非常庞大的。

一位从事山地救援17年的专业人士向极目新闻记者分析,除了天气、大雨和地形地势等困难外,哀牢山搜救实际上还面临着山地通讯不佳和搜救员体力消耗快等问题。

“现在报道中提及此次搜救出动了直升机和几百人的搜救队。实际搜救过程中,空中和地面的搜救队可能联系困难,或者两支不同的搜救队之间在山林里都联系不上,可能会存在搜索盲区。另外,还有搜救队体力的问题。山地搜救体系消耗大,为了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平时我们4小时就会轮班,换一批人上。但从报道来看,哀牢山的搜救队是连续几天几夜连续作战,这对搜救队本身也是一种考验。”上述专业人士说。

何以迷失大山

4名专业的地质人员,为何没能走出大山?这成为众多网友的疑问。

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镇沅管护局局长王鸿东分析了以下两个可能:一是受恶劣气候影响,14日到16日持续降雨,气温下降且大雾弥漫,能见度非常低,可能导致失联人员方位判断失误;二是因为这一片区属于哀牢山地形地貌最为复杂的区域,就算是巡护人员,在平时走得少的地方也可能出现短时间迷路现象,失联人员在迷失方向的情况下很难走出去,并且复杂的地形可能也会导致失联人员有受伤情况。

普洱市消防救援支队副支队长马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进入原始森林出现迷路的情况,要注意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被困人员尽量在高处或者空旷的地方,用明显的有颜色的衣物或生火发出求救信号;二是为了确保自己被施救者找到,尽量不要随意走动,即使离开也要通过砍树或者做标识;三是原始森林最大的危险来自于失温,如果身体的核心温度低于35摄氏度,就意味着已经到了重度失温,人会颤抖甚至会出现幻觉,非常危险。所以,应尽量最大限度地保持自己的体力和体温。

“哀”殇:4名经验丰富的地质人员,为何没能走出大山?

近几日,极目新闻记者在哀牢山附近村庄实地走访感受到,当前季节,山上白天能达到20摄氏度左右,到了晚上就只有7至8度。“我们这里一天相当于过四季,早晚温度低,中午又很热。”一名村民向记者描述。

云南当地的开屏新闻报道称,云南省地质专家王宇分析认为,山中气温明显低于山下,加之后来下雨,几人迷路后,产生了失温状况,而且没有向导,因为又是观测样地,雨具、帐篷、干粮和饮水携带不足,雨披也不足以抵挡寒冷,在寻路、失温的情况下遭遇不测。

上述救援专业人士提醒称,他所在的队伍平时搜救过程中时常遇到经验不足的驴友或大学生被困在山中,从这次的事故看来,即使是专业人士也可能在山中遭遇不测。至于RTK设备为何一直没有打开,王宇推断,如果此消息属实,没有电或没有信号的可能性比较大。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