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登顶珠峰后 411天辗转7国回国(亚洲首位登顶珠峰的盲人张洪医生回到拉萨)

欢迎英雄胜利归来,王斌董事长专门安排我来迎接你啦!

3月16日下午,历经一年波折,辗转尼泊尔、泰国、上海、成都、重庆,亚洲首位成功登顶珠峰的盲人张洪医生终于抵达拉萨,回到了他心心念念的西藏阜康医院。

西藏阜康医疗董事长秘书旦增罗布受王斌董事长之托与张洪医生爱人夏琼一道赶到机场迎接,为英雄献上了鲜花和洁白的哈达。

小人物的大梦想

盲人登顶地球之巅

巍巍珠穆朗玛,以其8848.86米的海拔高度凌驾云端,千百年来傲视着这个蓝色星球上的万千诸峰。

2021年5月24日,尼泊尔当地时间上午9点,珠穆朗玛以其凛冽的寒风迎来了几位特殊的客人,这正是张洪和他的协作团队沿着登山路径蹒跚走来,以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名盲人登顶的身份站在了世界之巅。

张洪和他的团队于2021年3月从中国西藏启程前往尼泊尔,然后从加德满都乘坐直升机赶到卢卡拉,再徒步9天到达海拔5300多米的珠峰大本营。

刚到大本营时,随时出现的冰崩和雪崩经常吓得他们半夜从睡袋里跑出来,随着慢慢适应下来,张洪团队就开始了20多天的适应性拉练。

那时,因新冠肺炎疫情入侵以及天气突变,先后两次放弃登山计划之后,冲顶的窗口期向张洪他们慢慢关闭。于是他们决定抓住最后一次机会冒险攀登,当地时间24日凌晨,张洪和向导一起从C4营地出发,向山顶冲刺。

一道道冰缝张开着吞噬生命的巨口,一个脚步打滑都可能跌入无底的深渊。向导强子走在张洪的背后,告诉他哪只脚往左,哪只脚向右,步幅甚至要精确到厘米。

由于大风延缓了行进速度,登山者需要更多的氧气。在8700米的山腰上,向导强子解开和张洪绑在一起的辅助绳,将氧气留给张洪。

“我今年不上,明年、后年我还有机会,你张洪这次不上,可能以后机会就没有了!”

强子推了一把张洪说到,并将他直接托付给三个夏尔巴人向导。(夏尔巴人藏语意为“来自东方的人”,散居在喜马拉雅山两侧)

凌晨5点,张洪团队继续前进,高山缺氧每说一句话都耗费大量精气, “left”“right”夏尔巴人重复着简单的指令,张洪小心翼翼地听着,脚下不仅有雪,还有无数踏进去可能就再也拔不出来的冰裂。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洪感觉自己到了一个雪坡,这时夏尔巴人突然给他一个拥抱,对他大喊:

“你登顶了!这里是峰顶!”

那一刻张洪懵了。经过10个小时的攀登,当地时间上午9点,张洪成功站上了珠峰峰顶。没来之前,他无数次想象过这个场景,他会说什么话,做出什么举动,但实际上没有兴奋,也不激动。

虽然有太阳,但他却感觉周围十分阴沉,风刮得脸疼。他在世界之巅展示了西藏阜康医院的旗帜,只停留了三五分钟便决定下撤。在攀登珠峰遇难的登山者中,百分之六七十都是在下撤过程当中发生不幸的,他要活着回去!

从珠峰顶端,再退回四号、三号、二号营地,直到离大本营越来越近,7天7夜没睡个囫囵觉了,心理也好,身体上也好,都已经到了极限了,手里面摸着绳子,完全靠本能在行走。

感恩阜康

这是成就个人梦想的舞台

“是阜康医院这样的土壤,让我这样一个几乎干枯的生命重新焕发了生机。”坐在熟悉的西藏阜康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五楼休息大厅,窗外依旧是雄伟的布达拉宫和明亮温暖的阳光,甫一开口张洪讲的并不是成功登顶的喜悦,而是迫不及待地表达出自己对阜康医院、对王斌董事长发自内心的深深感恩。

张洪1975年生于重庆,21岁时因患青光眼失明,目前是西藏大学附属阜康医院的一名中医理疗康复师,到今天他已经在阜康医院度过了十年时光。

儿时的张洪视力正常,但父亲和叔叔都因青光眼失明,张洪每天要用竹竿牵着失明的父亲和叔叔走在崎岖的田埂上,村里的大人和孩子却总在远处窃语这个不幸的家庭,他的童年就这样在自卑和压抑中度过。

长大后,由于高考失利,18岁的张洪带着父亲给的几百块钱,独自到大城市,希望能够打拼出一片天地。

张洪忘不了十年前他在成都双流开了一家盲人按摩诊所,有一天王斌董事长到他店里做腰部推拿,看到店里只有一个人比较无聊,王斌董事长便邀请他出门走走,两人在附近边走边聊,谈生活、谈理想,张洪很直觉地感到这位老板胸怀广阔、平易近人。

后来,他受邀来到西藏工作,王斌董事长专门派刘连福院长和杨勇主任到机场迎接。有一次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王斌董事长担心张洪的饭卡不够用,就把自己的饭卡给了他。这一切都让张洪感觉到了实实在在的尊重,一直思考自己应该怎样回报阜康。

一次偶然的机会,张洪结识了西藏著名登山家洛则,在聊天中张洪问道有没有盲人登山,洛则说有啊,美国的艾瑞克2001年就登上珠峰了,张洪开玩笑似的说那我也练登山吧。

从那以后,张洪就跟着教练开始了训练,并慢慢地有了自己的团队,先后征服了5800米雪古拉峰、6010米落堆峰、7050米卓木拉日康峰,以及7546米慕士塔格峰,直到2021年5月24日成功由南坡登顶珠峰,成为亚洲首位登顶珠峰的盲人。

在走向成功的道路上,张洪得到了王斌董事长和阜康医院的鼎力支持。在长时间离岗的情况下,阜康一直保留着他的工作岗位,每月按时发放10000元工资。

单位宿舍楼、健身房免费提供给他做训练场地,正式出征之时,医院又给予了他180000元资金以及其他药品资助,同时提前安排他和团队接种了新冠疫苗,正是有医院做他的坚强后盾,他才可以一步步走到现在。

由于疫情的持续影响,下撤之后张洪一直滞留尼泊尔,期间王斌董事长不时打电话问候、帮助解决实际困难。

从加德满都途经泰国辗转回到国内,经过上海、成都、重庆、拉萨的来回奔波,王斌董事长电话里一句“欢迎回家”让张洪心底油然升起一股暖流,他真切地体会到了归属感以及游子回家的感动。

穿上阜康的工作服,就要担负起自己的职责,我希望阜康的兄弟姐妹们都思考一下我们能为阜康做些什么?其实,人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就会发现自己可以做得更多。

成功登顶以后,张洪瞬间成为了名人,但张洪接受新闻单位采访时,每次都强调自己西藏阜康医院的标签,在以他为主角拍摄的电影中,他也要求把西藏阜康医院列为鸣谢单位的第一名。

阜康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他愿意倾尽一己之力扩大阜康的影响,让更多的人认识阜康这样一家不同寻常的单位,他希望阜康医院发展得越来越好。

我愿变成

一束光去照亮别人

由于疫情的缘故,从2021年5月下旬到回国之前,张洪有八个多月的时间在尼泊尔过着隔离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张洪很感谢能有这样一段时光。“如果当时冲顶成功马上回到国内,会迎来大量的新闻单位采访,我会出席很多各种各样的活动,那样我将没有机会停下来思考”。

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严酷考验、体会了成功登顶的巨大喜悦,在尼泊尔隔离的日子给了张洪一段难得的平静时光,让他有机会整理一下心情、反省自己的过往、沉淀自己对人生的理解与认识。

作为中途失明的盲人,张洪曾在情绪的深潭里痛苦挣扎,那时的他冲动易怒,一方面自卑任性,另一方面又渴望关注。

直到登山的及时出现,在山上他找到了生命的自由与宽广,也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公平和无私,曾经的迷惑与彷徨变得豁然开朗,很多事情也想开了。如今张洪感受更多的是生命的短暂,以及能够给这个世界留下什么,而不是自私地争夺。

张洪意识到了自己人生的起点曾经那么低,为什么能够达到现在这样一个高度。他再次想到了阜康,他体会到了阜康医院跟很多单位不一样,很多残疾人不但能够在这里实现就业,还能真正发挥自己的作用、实现自己的价值,无论是技术岗位还是行政管理岗位,残疾人都能和正常人一样工作,单位并没有把他们当成一种补充或边缘角色,这些才是浇灌残疾人人生理想的甘露。

因此张洪规划了自己接下来的目标,首先是“7 2”目标,他要完成攀登七大洲最高峰和南北极徒步的计划,从2001年艾瑞克登顶珠峰到自己2021年登顶珠峰正好相隔二十年,这也是中国大踏步追赶世界步伐的二十年,张洪希望能够向世界展示中国盲人的奋斗与风采!

另外,今后他要更多地关注中国的残疾人事业,自己是在接受别人帮助的情况下走向了成功,那么自己也应该力所能及地帮助那些更需要帮助的残疾人,这也是阜康精神的延续。

“残疾人心中都在追求光明,我要把自己变成一束光,去帮助别人、照亮别人,虽然很多事情刚开始可能做得不好,但是我愿意不断学习、逐渐成长、勇敢尝试,争取用自己的力量促进残疾人的就业、托起他们的梦想。”张洪说。

面对未来的挑战,张洪说很多人由于害怕未知而不愿意跨出第一步,其实只要勇敢地跨出去,后面的事情反而变得容易了。就像登山一样,这中间可以有千百个理由去放弃,但唯有坚持不懈、认真做好每一件事情,那么我们就会不断地接近目标,最终就能够登上人生的高峰。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s_card@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