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钉子户梁实第26次备考(目标川大)

“我读书的时候,听到某人考上大学,整个人头皮都会发麻。”55岁的梁实提到“考大学”,言语间仍激情澎湃。他是四川眉山人,自1983年以来,总共参加过25次高考。
有人称他为“高考钉子户”,有人叫他“中国第一铁脑壳”、“中华第一考王”。据他说,常年备考的茶馆都被他“熬”倒了好几家,但每一次放榜,他都未能如愿。
如今,梁实头发已有些花白,仍执拗地参加高考。他告诉九派新闻,今年他准备改考文科,经过一年的备考,他早已信心满满,“我觉得选文科是选对了,如果早几年选文科,应该早就考上了。”

2022年,梁实在准备他的第26次高考。图/受访者提供
对话
【1】报考科目:文科
九派新闻:今年是你第几次准备高考?
梁实:第26次,我今年最高目标还是四川大学,不过考上川大可能有些困难。
九派新闻:为什么突然想改考文科?
梁实:我以前一直考理科,今年是第一次考文科。我觉得理科不做题就考不好,我不喜欢动笔做题,坚持不下来。但我觉得考文科就不用做题,比较适合我。准备这么久,我感觉文科没有多难,全靠理解,我还是很有把握的。今年我觉得选文科是选对了,如果早几年选文科,应该早就考上了。
九派新闻:你以前接触过文科吗?
梁实:我读高中的时候学过,而且之前考理科的时候要考政治,我平时一道题都不做,满分100分,我可以考80多。
九派新闻:你觉得考文科和考理科有什么不一样?
梁实:文科都是相通的,政治、历史,包括地理,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讲社会知识,它的思维模式、分析逻辑都差不多,我都能理解,所以我觉得跨考文科没什么难度。
理科差别就比较大了,比如化学和物理就是迥然不同的两门学科,虽然理科从理解的角度来讲,也不存在难点,但我不喜欢做题,所以每次考试都失败,文科就不一样,文科的话我觉得不练习也可以。
九派新闻:你感觉今年能考多少分?
梁实:上重本没问题。不说川大,川大要6百多分,不是很容易,但重本一般5百多分。我问过那些老师,他们学校的学生文综普遍都考180、190分,但我觉得我肯定能考200多分,甚至可以考到240分以上,加上语数外,考五百多分,上个重本应该没问题。
九派新闻:马上就高考了,紧张吗?
梁实:以前还会有点儿紧张,现在一点都不紧张,我异常的淡定。
九派新闻:今年高考和以往有什么不一样?
梁实:没什么很大的不同,只是疫情会有些影响,在考前两周,我们每天都要健康打卡、上报体温等,考试的时候,还需要出具48小时核酸阴性报告。

2018年,梁实第22次参加高考。图/新华网
【2】备考地点:茶馆
九派新闻:你平时怎么准备的,有看教材吗?
梁实:我没买到教材,也没看过教材,只买了两本参考书,参考书写得比较详细,我就天天看。
这段时间我还买了两本练习册,也都是看,先看题,再看答案,把题看懂看通,我觉得就可以了,必要的时候,觉得哪些字写起来生疏,就多写几遍。我也没怎么背,我觉得全凭理解,没什么要背的。
九派新闻:听说你“熬”倒了好几家茶馆?
梁实:倒闭两三家了。茶馆是个学习的好地方,可以喝茶,可以办事,还可以学习,很安逸。我今年也基本都在茶馆备考,早上去茶馆点杯茶,从早坐到晚,边喝茶边学习。
九派新闻:有网友说,等你读完大学都快退休了,你怎么看?
梁实:如果说是抱着找工作的想法去考大学,可能我早就不会考了,我现在就算考上大学,毕业了找工作也不会有人要。
我主要是为了完成上大学这个心愿,我从小就觉得大学很神圣,不去读大学心有不甘。刚恢复高考那几年,我才上小学,整个社会风气很不一样,那个时候听到某人考上大学,我整个人头皮都会发麻,看他们都是仰视。
九派新闻:你觉得现在考大学跟那个时候有差别吗?
梁实:有一点差不多,读完大学都要解决饭碗问题、前途问题,只是以前读完大学分配工作,考上大学就意味着金饭碗。
那个时候谁考上大学,说出去都是有档次有身份的事情,感觉一下从农民变成知识分子,可以天天穿着白衬衫,两支钢笔插在衬衣口袋里,非常拽。
现在考上大学就没有那种跳龙门的感觉了,虽然大家也非常重视这件事,但是和以前还是不一样,以前是彻底打翻身仗,现在读完大学路还远。
九派新闻:你第一次参加高考是什么时候?
梁实:第一次是1983年,我16岁,高中毕业去参加的高考。那时大学特别难考,能考上大学是很了不得的事情。
不要说考上本科,你就是上一个中专,就可以把农村户口转成城市户口,毕业后包分配,还有干部指标,在工作单位都是做管理岗的,所以说能不能考上,这个悬殊太大了。当时我们班五十多人,也就考上了三四个。我成绩中下水平,专科都没考上。
因为我父母是乡镇上的教师,吃商品粮的,不属于农村户口,那时候也不时兴打工,如果找不到单位,我就只能当待业青年,在农村种地都没资格。头一年没考上,我就待业了,当时父母也支持我,就全职在家备考。
九派新闻:后来呢?
梁实:第二年、第三年我又去考,还是没考上。1985年,在我第三次高考落榜后,我就去读了技校,在峨眉冶金机械厂学车工,当时读技校就相当于参加工作。
我读了大概一学期就跑掉不读了。当时想如果没上大学,一辈子就只能当个工人,心里不甘。后来我又参加过一次工作,在内江一家国企当木材业务员,工作期间,我也是边工作边准备高考。但没几年国企就倒闭了,我就下海做了建材生意,一直做到今天。
中间有几年我是没高考资格的,因为当时规定25岁之前才能参加高考,后来政策允许了,我就又继续参加高考。除了有几年工作忙,实在抽不出时间,我大部分时间都参加了。

2014年,梁实走出考场,一脸失落。图/四川新闻网
【3】目标学校:川大
九派新闻: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备考会影响工作吗?
梁实:我做过很多工作,以前做过服装生意,后来一直做建材,因为做的时间比较长,我不需要操太多心。但今年行情不好,我有差不多七八个月没做了。所以目前还在想,考上后从事什么样的行业,得重新找个事情来做,总不能每天泡一杯茶安度晚年了吧。
九派新闻:你家人支持你吗?
梁实:他们对这个事不持态度,就当作我一天到晚都在茶馆喝茶,不影响正常生活就不过问。
九派新闻:你孩子上过大学,这可以算作代替你完成心愿吗?
梁实:这不一样,在这个问题上替代不了。虽然确实可以从心理上弥补一些,但我觉得我有这个能力和机会,那我为什么不自己去上大学。
九派新闻:很多人质疑你炒作,你怎么看待?
梁实:现在炒作的方式很多,在网上做几个怪模怪样的动作,天天都有人看你,出名还更容易。如果我真想出名,有的是方法,干嘛天天还要去学习考试,做这么苦的事情,这不是大路不走走小路。
九派新闻:有人找过你代言或者谈合作吗?
梁实:有,但我觉得没多大意思,意义不大,我也没把它放在心上。
九派新闻:为什么?
梁实:也不是为了追求纯粹、高尚,在经济社会,只要做的事合理合法都是高尚的。我更多觉得,做这些可能会影响我的考试。
九派新闻:那往后你会吗?
梁实:以前运气还行,钱还挺好赚,从没有想过。这几年不行了,如果哪一天真的可以通过直播来赚钱,只要合理合法,我觉得都可以尝试一下。我也没必要装出一副很纯粹的样子。再者直播就不纯粹了?人家都是正大光明、合法合规的。
九派新闻:如果今年还是没考上,明年会继续考吗?
梁实:我觉得今年考上的可能性很大。如果今年真的考得不理想,那我明年一定会考一个很好的分数,我对文科把握很大。
九派新闻:目标还是川大吗?
梁实:目标肯定是川大,但有时候也要面对现实,川大的分数的确有点高,一直死磕川大可能会很多年一直考不上,在这个问题上不能死犟,要学会转弯。
九派新闻记者 陈伟 实习记者 张海芳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s_card@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