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大户15个月连亏212亿(栽在了黎明之前)

猪周期曙光渐现之时,一位“养猪大户”却栽在了黎明之前。

6月8日晚间,头部猪企正邦科技自曝因流动资金紧张导致5.42亿元商票逾期,引发了行业热议。6月9日-10日两天,正邦科技股价跌去11.18%,探底近三年来最低股价。截至6月10日收盘,公司股价报5.48元/股,市值172亿元,相较于2020年巅峰时期的800亿元市值,已蒸发80%。

2021年,正邦科技全年亏损188亿元,在头部猪企中亏损额居于首位;而公司自2007年上市以来净利润合计才99亿元,这意味着,其14年盈利在去年“一朝清零”。

此外,正邦科技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还面临近200亿元有息负债。有投资者干脆在投资平台建议,为避免重蹈雏鹰农牧的覆辙,“正邦科技应该提早进入债务重组,保住产能,否则猪’起飞’的时候没钱买饲料”。

2019年10月,昔日的“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就曾因资金链断裂饿死数百万生猪,等不及接下来延续两年的养猪“造富盛世”,无奈破产退市。而投资者们对正邦科技的担忧,也从中可见一斑。

针对商票逾期及公司经营情况,《财经天下》周刊多次联系正邦科技,但截至发稿前仍未得到公司回复。

近期内,猪价已呈现触底回调的曙光,2022年6月第一周,全国生猪价格达8.2元/斤,较3月底连续保持11周增长,合计已攀升40%有余。但现在,正邦科技却陷入巨额亏损、债务压顶的泥潭。

根据2020年胡润百富榜,正邦科技的创始人林印孙以320亿元财富成为江西首富。2022年,林印孙身家缩水至245亿元。

债务危机困住正邦科技

5.42亿元的商票逾期未兑付,难倒了市值百亿元的正邦科技。对此,正邦科技对外给出的解释是“流动资金紧张” 。而实际上,正邦科技的资金状况早已受到了业界的关注。

根据公司财报,在2021年,正邦科技实现营业收入477亿元,较2020年仅小幅下滑;但同期净利润亏损188亿元,同比下滑428%。

正邦科技将亏损的原因归结为猪价大幅下滑。2021年,在经历过因非洲猪瘟而引发的全球猪肉供应萎缩,猪价连续疯涨19个月后,我国生猪及能繁母猪存栏量逐步恢复到正常水平,企业生猪销售价格亦大幅回落。

受猪价波动影响,2021年生猪养殖企业利润几乎全军覆没。同属于头部梯队的温氏股份、新希望同期分别亏损134亿元和96亿元,仅牧原股份录得69亿元净盈利。

2021年内,正邦科技销售生猪1492.67万头,依然高居中国第二大养猪企业。但随着单头生猪销售均价从16.35元/斤同比下滑至8.3元/斤,毛利率也从2020年的27.4%下滑至-45.88%,由盈转亏。虽然生猪销量同比提升56%,但“卖得越多、亏得越多”,最终导致巨额亏损。

投资者们对公司的解释并不认可。“为什么同样是行业困难期,正邦科技的亏损金额却远超其他同行公司?”不少股民纷纷在投资平台上质疑。

更让投资者们不安的是,根据财报,2021年正邦科技资产负债率高达93%,较2020年大幅增长34%,而其他猪企如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新希望等同期的资产负债率虽较上一年也有所增长,但均保持在65%以内。

今年一季度,正邦科技资产负债率继续增长至97.03%,同期公司有息负债198.5亿元,其中短债超过160亿元。而公司手上的货币资金,仅剩30亿元。前述负债到期后,公司将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

“2021年确是生猪养殖行业的‘寒冬期’。”一位业内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但牧原股份日常都会维持100亿元左右的资金储备,满足日常生产经营需求。”而对比之下,正邦科技的财务状况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这也引来了深交所高度关注。2022年5月24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正邦科技就公司经营情况,以及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等问题,于5月31日前作出回复。不过之后,正邦科技以问询函中所涉事项多、工作量大等原因,将回复时间推迟到2022年6月15日前。

公司面临重重压力,市场上关于正邦科技的各种传闻也甚嚣尘上。今年年初,市场上曾传出“公司借助员工名义办理养殖贷”的消息,随后又传出公司破产的消息,后来均被正邦科技辟谣。

曾在正邦科技投资发展部任职的吴庸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部分还在职同事前两天还在抱怨说,今年1月份的工资,上个月才拿到手。”

吴庸说,自己已在2021年6月离开正邦科技,但在那时,公司已准备裁员“过冬”。“当时公司已开始启动大面积裁员,从一线员工开始裁。我们说是离职,其实也是‘被迫’的。”据吴庸透露,其所在的百余人团队几乎被“一锅端”。

2021年,正邦科技全年总计员工数减少30234人,裁员比例58%,遍及生产、销售、技术、财务和行政岗位,其中生产人员波及最甚,人员总数从2020年的35889人减少至2021年的11925人,裁员比例高达67%。

正邦科技还曾试图通过“杀母猪”自救。2021年,公司主动淘汰了约220万头低效母猪。为主动“减损”,正邦科技还在今年4月开始提前出栏生猪,以缓解资金压力。据正邦科技生猪销售简报,2022年5月公司生猪出栏均重仅86.58公斤,较去年同期140.52公斤/头的生猪出栏均重足足降低了54公斤。

节流之外,正邦科技还积极奔走在“找钱”的路上。2022年3月,正邦科技欲向大北农出售西南8家饲料公司,回笼20亿-25亿元资金。但由于大北农同期资产收购事项频繁,受深交所问询,目前该收购项目还在推进中,正邦科技暂时仅收到5亿元交易款。

江西省政府也对正邦科技施以援手。今年1月,公司控股股东正邦集团与江西铁路航空投资集团签订合作不低于100亿元的合作;在3月,正邦集团还和江西省金融控股集团签署了合作规模不低于50亿元的《金融支持战略合作协议》。

但在今年一季度末,正邦科技的公司净资产仅6.53亿元,一季度的净亏损仍然高达24.33亿元。15个月之内,正邦科技的亏损额已合计达到212亿元。

(图/视觉中国)

正邦科技“逆市扩张”玩砸了

猪周期也就是猪的供需周期,一般情况下每过3-5年就会历经一轮,分为涨、平、跌三个阶段。

中国生猪养殖行业虽是万亿级别市场,但行业极度分散,以农民散养为主。小型养殖户组织化程度低,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弱。市场行情好时农民积极性提高使得供给增加,随后肉价在需求得到充分满足后不断下跌,农民因价格疲软养猪积极性下降造成供给短缺,最终肉价又重新恢复上涨,如此周而复始也就形成了所谓的“猪周期”。

由于猪本身也存在养殖周期,从正常普通猪出生到出栏大概半年左右,因此养殖户需要有敏锐的市场嗅觉,能提前判断新一轮猪周期开始的时间,于上一轮下行期便宜购入仔猪,待出栏时再高价出售。

而对于上市企业而言,其能够调动资金的能力远大于个别养殖户,这便成了企业的一场“豪赌”,不断在下行周期积极扩产,渴望着新一轮“猪周期”到来时既能凭规模夯实头部地位,又能大赚特赚,可谓名利双收。

2018年,受非洲猪瘟影响,我国能繁母猪存栏量至2019年9月份同比下降近40%,超过历史最大降幅的一倍。极大供需失衡下,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正邦科技、新希望等生猪养殖企业纷纷开始“跑马圈地”,扩充种猪规模静待新一轮猪周期,赚个盆满钵满。

有数据显示,仅2020年上半年,25家生猪养殖企业发布投资建厂信息,涉及投资金额高达1659亿元。

而在其内部员工看来,正邦科技也正是栽在了其之前“跃进式”举债扩张之下。“公司近年来力争行业第一,开启野蛮式扩张,许多举措甚至有违现实考虑。最终因为形势误判,导致公司深陷债务危机。”吴庸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

2019年正邦科技率先启动“万头引种”计划,通过引进法系、加系、美系等全球多个种猪品系实现快速扩张。为了给生猪产能的持续扩张打好基础,公司开始由“公司 农户”的轻资产运营模式,逐步转向“自繁自养”的一体化重资产模式。

生猪养殖头部企业中,温氏股份是“公司 农户”养殖模式的开创者,即公司只提供仔猪、饲料、技术等服务,与当地农户合作,由农户解决场地、人力、管理等问题,待合作农户代养至生猪出栏时,公司再按协议价格收回。牧原股份则是“自育自繁自养”模式的典型代表。

正邦科技转向的“自繁自养”模式,主要通过自建或租用农户猪场,自行聘用专业人士养殖的方式实现。相较于之前的轻资产模式,这种方式更易于公司进行集中化管理,从而降低生产运营成本,提升养殖效率,但扩张压力也就更大了。

吴庸所在的团队过去就是主要为公司寻找合适的生猪养殖土地,沟通并谈定租赁意向。据吴庸介绍,“当时公司的扩张政策很激进”,其所在的南方某省投资发展团队总计百余人,平均十二、三人分管一个市,“公司要求平均每个人一个月要谈下来1-2块地”。

公司对土地规模同样有要求,据吴庸介绍,“至少要在300亩以上,可供建设生猪养殖栏位4.2万个,按照半年的养殖周期计算,每年出栏量在8.4万头左右。除年租金外,再加上推地和建筑施工等,一个年出栏量8.4万头的猪场大约花费6300万元左右。”

为了应对巨大的投资需求,2019年-2021年初,正邦科技共计发布五次募资扩产,其中分别为两次定增、两次短期融资券和一次可转债,合计金额106亿元。

手握资金后,“公司在拿地上会流程上非常迅速,基本一周之内就能定下来。”吴庸说,据其所知,业内部分公司的生猪养殖业务,光花在土地租赁上的时间就需要一个月,但是正邦科技的“租赁合同都是法务早就拟好的,基本不允许出租户修改”。

2020年正邦科技还鉴于“对当下行业判断的必要之举”,全面推出“四抢”战略,即抢母猪、抢仔猪、抢养殖指标、抢人才;并在2019年公司生猪出栏量不足600万头的规模下,喊出“2020年实现900万-1100万头生猪出栏量”的口号。

“举债扩张”确实让正邦科技尝到了短暂的甜头。2020年正邦科技“弯道超车”,生猪出栏量达到955.97万头,产能扩张65%,一举超越温氏股份,成为国内第二大养猪企业,风光无限。正邦科技股价也是一路攀升,2020年8月7日公司股价摸高至25.98元,市值高峰期达到817亿元。

眼前的风光也刺激正邦科技继续“重金跟投”。2020年9月份全国生猪价格已经有所回落,正邦科技仍然选择了“逆市加仓”。2020年下半年,正邦集团还曾提出要在内江投资100亿元建设生猪养殖及配套项目。

但从2021年以来,生猪价格持续低迷。从2020年跨到2021年,全国仔猪(刚出生及一直长到30公斤左右的猪都称为仔猪,企业购入后经六个月养殖即可出栏)的价格经历“大起大伏”,“从最高峰时期2300元一头,到最低谷时100元能买到三头”,吴庸说,“公司由于对形势的判断失误,多次高位入场,最终导致巨额亏损。”

2021年猪周期行至低谷,在各头部生猪养殖企业纷纷止损之际,正邦科技产能继续保持高增长,生猪销售量达到1492.67万头,亏损几乎无可避免。

而此前公司大举扩张带来的问题也逐步显现出来。

据吴庸回忆,2020年至2021年6月份之间,因环保、政府审批等多重因素,他所在的团队签订土地租赁合同近百份,“但最终建起来的没有几个,大部分也都因为资金问题终止了”;甚至据他了解,有些土地,“签订租赁合同后,推土机进场砍了地里的树,公司却因为资金问题不得不终止租赁,对方正通过诉讼寻求违约赔偿。”

黎明将至,正邦科技还有机会吗?

2021年,除了牧原股份外,另外三家头部生猪养殖企业均录得不同程度亏损。在前述业内人士看来,猪企们的业绩危机想要缓和,“关键还在于猪价何时回温”。

有部分人士认为,近期市场动向似乎正释放出黎明的信号。据发改委数据,自3月23日当周开始,猪价已经连续11周上涨。截至6月第一周,全国生猪价格已达8.2元/斤,增长40%有余。按此价格及成本推算,未来生猪养殖头均盈利123.78元,养殖场(户)抗价情绪浓厚,短期内猪价或继续高位调整。

近日,各大生猪养殖上市企业陆续公布2022年5月生猪销售简报,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正邦科技及新希望5月份合计出栏生猪396万头,其中仅正邦科技生猪出栏量录得同比下滑55%,其余三家同期出栏量均有所增长。

同期,四家头部生猪养殖企业生猪销售价格虽均略有增长,但仍未能实现盈利。若按照今年5月正邦科技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复公司一季度养殖完全成本(包含生猪养殖、销售过程中发生与承担的所有费用)为20元/公斤计算,公司每卖一头猪亏损5.33元/公斤。而同期牧原股份单头生猪售卖每公斤亏损不足1元。

“如何提高企业抗猪周期风险能力,关键就在于成本控制。”前述业内人士表示,“这也是各猪企的核心竞争力。”

今年4月时,牧原股份表示,公司养殖完全成本已略低于16元/公斤。温氏股份和新希望今年一季度的养殖完全成本则分别为18元/公斤和18.7元/公斤,其中温氏股份更是提出力争在今年底,将养殖完全成本能控制在16元/公斤左右。相比之下,正邦科技的20元/公斤养殖完全成本距离其他头部生猪养殖企业差距不小。

猪价的持续回温为不少生猪养殖企业带来信心。前不久,新希望明确作出了盈利规划,“今年下半年会好于上半年”,基于公司年底养殖完全成本控制在16元/公斤,且明年没有过多考虑周期上行的基础上,“新希望预计每头猪会有150元以上的基础利润,对于1850万头出栏的规模大概会有27亿元盈利。”

牧原股份也在今年6月底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活动中表示,公司经营性现金流稳健,公司将在2021年4026.3万头生猪出栏量基础上,预计新增1000-1600万头左右。同时公司2022年全年屠宰目标1000万头以上。

相比之下,正邦科技却因资金问题被困于猪周期的黎明之前。

今年5月,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对公司能繁母猪存栏量提出疑问称,正邦科技曾表示公司截至一季度末存栏能繁母猪仅剩38万头,“即便公司真的能熬到黎明,又要如何凭借这区区数十万头母猪‘翻身’呢?”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庸为化名)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s_card@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