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抗癌4年为保命肚子上排便已2年(年仅8岁的小轩因患横纹肌肉瘤已抗癌4年)

2022年6月,年仅8岁的小轩因患“横纹肌肉瘤”已抗癌4年。小轩在肿瘤切除手术时突发肠坏死,艰难闯过“生死关”。因长期抗癌影响,肠接口愈合差,污物感染腹腔,医生冲洗清理他的腹腔时,小轩疼得牙咬在一起直哆嗦。不得已在肚子上造口排便,但坚持抗癌治疗和造口回纳手术成了两难选择。近日,小轩又一次复发入院,病情危急。4年来小轩已做了36次化疗、43次放疗,4次手术,花费七八十万。父母带着他辗转安徽、北京和山东等地治疗,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活,这个家已经无力承担。

小轩来自安徽省安庆市的农村,2018年2月,3岁半的他突然发烧肚子疼。父母带他去了当地医院儿科就诊,经过B超检查,发现孩子腹部有肿物,诊断为肿瘤。在医生的建议下,他们来到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在这里确诊为“腹膜后横纹肌肉瘤”。经过4个多月漫长痛苦化疗后,孩子做了肿瘤切除手术,然后是放疗和维持化疗等治疗。1年半时间里,孩子手术2次,化疗14次,放疗23次,于2019年7月份顺利结束治疗。

结束治疗的一年时间里,需要3个月一次的复查。小夫妻俩不敢掉以轻心,没敢直接回芜湖,而是在上海边照顾孩子,边打工赚钱,偿还给孩子看病的十几万债务。经过3次复查,孩子恢复良好。小夫妻俩放下了心,想着再有一次复查正常,就尽快回芜湖工厂继续工作。可天不遂人愿!2020年7月,孩子第4次复查,显示原先病灶上的肿瘤又长了出来。阿启夫妻带孩子来到了山东省肿瘤医院。经过2个月的化疗后,小轩进行了第3次肿瘤切除手术。因为小轩肿瘤位置长在了盆腔,切除肿瘤得先把肠子分离出来,手术难度很大。可意外还是发生了,手术中孩子结肠一段出现肠缺血坏死,情况十分凶险!医生不得已将肠坏死部分进行切除,肿瘤切除手术也被迫提前结束。

这对体质虚弱的小轩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但坏情况接踵而至!手术后1个月,小轩的手术口没长好,出现了感染的现象,就是肠子里的污物从手术口处持续流出,感染了腹腔,导致伤口迟迟无法愈合,像一个洞一样暴露在外面。在严格禁食下,每天要通过那个洞对腹腔进行冲洗和换药,在没法麻醉的情况下,小轩承受的疼痛是成年人都无法忍受的。夫妻俩只能一起按住孩子,让医生把从肠子里流出的污物从腹腔里清理干净。每次冲洗换药,小轩都哭得撕心裂肺,浑身颤抖,大人也心痛的难以言喻。

连续两个月禁食,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有一次小轩饿极了,哭着跟父亲阿启说想吃东西,阿启劝一劝,他就使劲点点头说:“我听话不吃,你拿个馒头给我闻闻就行!”阿启拿着馒头放到孩子的鼻子边,小轩虚弱却贪婪嗅着馒头的香气,满脸幸福。两个多月时间,小轩瘦得皮包骨头,过生日时,甚至连吹蜡烛的力气都没有。看着香甜的蛋糕,小轩让妈妈把蛋糕分给了同病房的小朋友。“小孩都快没人形了,那个时候真的都快放弃了!”父亲阿启抹着眼泪说。

2个月后,轩肚子上的创口还是不愈合,不得已小轩宇进行了第4次手术,就是在肚皮上开个口,把肠破裂处的上段位置拉出来连到开口上,做成人工排便。“一个强壮的成年人也经不起这样的折磨,何况一个恶性肿瘤复发正在化疗的小孩。”说起这2个多月的折磨,小轩的母亲就泣不成声。

肚皮上开的口最佳回纳期是4个月之后,但因为手术会影响化疗,所以,小轩肚皮上挂个袋子已经一年多了。如今小轩化疗加靶向药物治疗,复发的肿瘤慢慢开始缩小。但医生却不敢现在开刀切除,因为一旦操之过急,再动了小轩还没彻底恢复好的肠子,那小轩一辈子就只能靠肚皮上的人工排便了。 当初阿启是带着攒下的1万多元钱积蓄到上海给孩子看病的,可看病的4年来,如今小轩已经花去了90多万的医疗费用,让这个家庭陷入泥沼。

阿启从小轩生病后就没有工作,到现在已经4年多了,为了给儿子筹钱治病,在上海的时候,他白天照顾孩子,晚上就到饭店里当传菜员;在济南到超市干零工,到夜市分拣食品,但如同杯水车薪。(注:为保护受助人隐私,文中使用皆为化名)

据大众网、微公益

编辑:刘丹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s_card@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