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杀害女婿一家三口 被执行死刑(三名被害人至今未能安葬)

四川“岳父杀害女婿一家三口”案罪犯被执行死刑。6月21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罪犯张志军执行死刑。检察机关依法派员临场监督。

2019年发生的这起惨剧,此前经历了一波三折。张志军先是在一审被判处死刑,二审又获改判死缓。被害人家属的诉求引发公众关注后,四川高院作出再审决定。2021年的最后一天,改判张志军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张志军行为毫无节制,杀人意志坚决,犯罪手段残忍,后果特别严重,罪行极其严重,应当依法惩处。其虽有自首情节,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得知消息,受害人家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过去6个多月时间里,他们每天都在等待死刑的复核结果,如今总算是还了一个公道。眼下他们仍面临困局,三名被害人的遗体虽然被火化,但至今还未能安葬。

所刺皆为胸腹要害

2019年1月10日,时年32岁的邹成(化名)和其父亲邹某海(殁年57岁)、母亲杨某芬(殁年56岁)一家三人被岳父张志军刺死在了自己位于四川彭州的家中。凶器为一把剔骨刀,邹成与母亲因大量失血当场死亡,其父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此后,张志军一审被判死刑,二审因“主观恶性未达到必须死刑的标准”改判死缓。在案件引发重大关注后,四川高院作出再审决定。

案里案外,这起恶性事件都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和争议。三名被害人因被认为上门“抢孩子”而存在不妥,但其他被害人亲属认为这一说法“无对证”;二审改判的重要依据——谅解书,系由张志军女儿张璐(化名)以其本人和女儿邹某的名义出具。

2021年12月31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原审被告人张志军死刑。

四川高院表示,经查,证明姚某英(张志军妻子)被殴打及是否有抢夺孩子问题的证据均只有证人姚某英、张璐的证言及张志军的供述。就殴打问题,姚某英与张志军的供述存在多处差异和不一致。而孩子邹某身上无受伤痕迹,即便邹成等三被害人进屋后存在强抱孩子邹某的举动,亦属人之常情,与抢夺孩子在性质上有本质区别。同时,在案证据不能证明三被害人有抢走邹某的准备和计划。

四川高院认为,张志军不能正确处理女儿家庭纠纷,杀害邹成(化名)三人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张志军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特别严重,所犯罪行及其严重,应依法惩处,张志军虽有自首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故依法改判张志军死刑。

半年多过去后,6月21日,四川高院对该案的进展作了通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张志军已被执行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张志军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张志军在女儿的婚姻家庭纠纷中,作为长辈本应冷静对待,理性处理,但其却失去理智,持刀行凶,在短短的数分钟内连续刺倒三被害人,所刺皆为胸腹要害,行为毫无节制,杀人意志坚决,犯罪手段残忍,后果特别严重,罪行极其严重,应当依法惩处。虽然张志军有自首情节,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最高院认为,四川高院再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核准死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死刑前,依法安排罪犯张志军会见了其近亲属,充分保障了被执行罪犯的合法权利。

遇害的女婿一家三口仍未安葬

案发次日,一家三口被害的消息传到了近3000公里外的老家吉林,然而邹家和杨家的亲属最初对此一头雾水,“以为是诈骗”。

邹成的二舅杨志(化名)还记得妹妹、妹夫离家的那天,两人背着个双肩包,把家里的钥匙送到了他那里,说他们要到四川彭州过年,过完年才回来,“高高兴兴走的”。

彼时他们并不知道邹成正面对的婚姻困境,也与邹成在异乡的朋友圈没有接触。对此,邹成的表姐杨兰(化名)认为是表弟他“走得太远了”。

在此后的3年里,他们不得不为自己亲戚一家的事情奔波。起初,由于他们仅是死亡被害人近亲属,对于案件的知情、参与一度面临困难。二审从提起上诉到宣判,这一过程他们并不知情。

至今,杨兰已发布了约四百七十多条微博,再审改判前她几乎每日一更。因为要上班,要照顾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杨兰最开始都是在晚上才开始发帖。第一条微博,杨兰从晚上10点写到了深夜2点。

“三年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杨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家属的心情很复杂,在6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每天都在等待死刑的复核结果,如今总算是还了姑姑家一个公道,“感谢四川高院最终做出了一个公正的判决,感谢最高人民法院对死刑的复核,我们还以为还要等好久。”

在四川省高院发布张志军执行死刑的消息后,杨兰在朋友圈写道,“此刻,我依然记得我姑手握粉笔在讲台上为学生们讲课的样子,我依然记得表弟结婚时开心明朗的笑容,我依然记得姑父为学生们讲解数学题的认真专注……真的太痛心了。”

眼下,他们仍有一困局未解,三名被害人的遗体均已被火化,但安葬仍需要张璐配合办理各种材料。杨兰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此前他们曾多次致电张璐,但电话未接,人也联系不上。

邹成和张璐是自由恋爱的。大学时,二人分分合合,尽管有阻隔,但最终还是结为夫妻。家属获悉,大学毕业后,邹成放弃了在武汉的工作,因为张璐才到了彭州。然而婚后,两家人也发生了争执,矛盾越演越烈。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丧葬事宜是否必须由直系亲属处置,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关于女方,虽然被告人是其父亲,已被执行依法枪决,但其作为死者的配偶与儿媳,对这个家庭,具有履行家庭的义务。因此,女方应当配合死者的近亲属完成这个死亡之后的相关手续。

杨志说,他们也找了镇上的民政部门,但至今未给说法。“我们也考虑到执行前,张璐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我们这边也一直在等事情尘埃落定,再具体和她协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s_card@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