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电影《黑死病》最致命的不是瘟疫,而是我们自己

解读电影《黑死病》最致命的不是瘟疫,而是我们自己

今天要看一部电影黑死病,豆瓣评分6.9不高。本来是因为和瘟疫有关,顺手点开的,以为是灾难片。讲的是有意思的中世纪又有那么多大牌权力的游戏中的狼爸、红袍女巫,还有好莱坞终身带顶梁柱小雀斑就算评分,低下个饭还是没问题的。没想到看完以后会让我思考那么多,这部片子有点神的,请大家一定坚持看到最后。电影开始前,我们要先来介绍一下本片最大的主角。黑死病究竟是什么?我们先说结论,因为年代久远不可考证。黑死病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在这里,我们用普遍认为的鼠疫论来解释除。无疑是一种存在于老鼠和跳蚤身上的人畜共通传染病。由蒙古大军西征带到了欧洲,一三四七年爆发,一三四八年席卷法国、西班牙、英格兰王国。一三四八年到一三五零年传到神圣罗马帝国直至俄罗斯,导致了整个欧洲两千五百万人死亡,严重打击了欧洲传统的社会结构。削弱了封建和教会的势力。

我们的故事背景就设在了一三四八年,属于中世纪后期,稍微了解过历史的肯定知道,整个中世纪就是基督教在欧洲从发展壮大走向巅峰。直至衰落的过程,不像现在的宗教,最多只能指导一下人们的思想生活。当时的基督教不仅垄断了文化教育,甚至拥有超越王权的世俗权利。当基督教在欧洲做到一家独大后,为了维护自身的垄断地位,基督教对所有非共同信仰的意见分子采取了极端暴力的态度。像异端裁判所这样的地方。想尽了各种办法监禁处死异端。今天我们偶尔能在网上听到的所谓暗网里面的虐杀酷刑,绝大部分都是那个时候流传下来的。而这个异端裁判所办的最有名的两个案子。一个是伽利略案,伽利略用望远镜观测天空,主张地球绕着太阳转,刺激到了教会,认为地球是宇宙中心的观点,被判定为亵渎上帝。异端裁判所逼他撤回主张。几乎是对他采取了终身监视。另一个就是和本片内容相关的猎巫案。都说日本人会玩,但那根本和猎巫案没的比。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肮脏、黑暗的一个时期,大规模的大厅广众下对女性进行性虐待。现在字母圈里留下的那些重口禁术,几乎也全是当年留下来的。影片的故事就是设置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教学开始走向没落。黑死病刚开始肆虐的年代,而我们的主角奥斯曼只是一个修道院里普通的小僧侣而已。一三四八年,黑死病已经来到了英格兰王国境内。百分之三十的致死率,足够让整片王国的土地上尸横遍野了。每天张眼闭眼都很可怕,因为不知道下一秒担架上的尸体是不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和亲戚。

病毒来袭太快,人们能采取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强制隔离。奥斯曼的室友死了,所以他也被隔离了起来。幸运的是,他没有出现症状。没过多久就被放了出来,市场上早就已经没有商贩在卖菜了。奥斯曼溜进了修道院的厨房里,偷了几颗大土豆,又趁没人注意偷摸着进了城,给女朋友艾薇儿送吃的。奥斯曼可不是个信仰虔诚的僧侣,他也只是个孩子而已。一边因为背弃信仰受到上帝的谴责,另一边又放不下青春貌美的女朋友,加上疫情当前。奥斯曼内心无比的煎熬,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劝艾薇儿快逃而已。艾薇儿哭着对奥斯曼说,我会在丹维兹森林的十字碑旁等你七个白天。如果你不来我们就算了,这等于让他彻底抛弃信仰啊,奥斯曼做不了那么大的决定,他只能每天跪在神像前,祈求上帝,让她离开,机会很快就来了。

奥利克一个自称是来自主教使者的男人,带着他的部队出现在了修道院。听说有个远在森林里沼泽边上的村落,无一人感染病毒。那里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在现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时刻,人们需要奇迹,但这支部队需要一个向导,于是来求助见多识广的修道院。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还要出远门,整个修道院鸦雀无声,没人敢应承,这却是奥斯曼的机会。他想离开刚好那么巧,又知道村落在哪儿,这是上帝给他再明显不过的指示了。部队出发,离开了城市,城外的尸体已经堆的发了臭,人们带着自制的面具搬运着尸体,想要隔离病毒,却不懂如何科学的防范也只是徒劳。整支部队没人捂着脸,他们中大多数人都已经在这场大疫中丧失了妻儿,死亡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回归到上帝的怀抱而已。但他们也见不到上帝的。因为他们没完全对修道院说实话,不仅是马匹、粮食部队,还带着恐怖的刑具。我立刻相信那个村子受到的不是上帝的祝福,而是女巫施下的邪恶魔法。人吃人召唤死灵,他们必须抓住那的头领,让神的光芒重新照耀那片土地,这是一条通往地狱的路。而这些神的使者才是真正的恶魔。奥斯曼一路上小心翼翼,话都不敢多说,路上他们遇见了一群愤怒的村民,把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绑在了十字架上,指控她是女巫,在水源里下毒,害了全村人染病。奥利克一句话没说,把女子救了下来,带到一边,女子还没来得及感谢。莫里克一刀割破了她的喉咙,感觉比杀了只鸡还要轻松。他的原则是。不让任何事情耽误他们的行程。晚上一群人闲聊,瘟疫那么快速的蔓延开来,大规模的猎巫行动还没开始,但情绪总要找到宣泄口。很多人已经把目光和愤怒转移到了所谓女巫的身上。

据说北方有个村,一夜杀了一百多个女人,那个村的男人全成了寡夫,但瘟疫一天不结束,这样的事再残忍也会继续发生。奥斯曼找到了奥利克,理智告诉他,奥利克不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所以他想尝试沟通,问他为什么要把今天那个女人杀死,谁都看得出,那只是个普通人。奥里克说,他只能救一时,等他走后,村民一样会把女人抓回去,用火烧死。他唯一能做的只是减少女人的痛苦而已。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森林,文明似乎也留在了身后。人变得越来越野蛮,很多村落都已经成了废墟。因为一路上都没有防护,其中一位队员生病了。黑死病的症状是淋巴腺的位置会出现肿块,流血变黑,这是他们一起经历过无数场战队的队友。感染病了,亲手结束他的生命已经是最负责任的做法了。闲居数天,奥斯曼和奥列克竟然成了关系最好的两人。每晚睡前总会聊上那么一会。这支部队里每个人都是老油条,他们早就看出来奥斯曼愿意出来有其他的目的。特别小年轻的脸上永远藏不住心事,但只要奥斯曼能把大家带到村子。就没人会关心他要干什么。只是没想到这份松懈马上就带来了报应。不知不觉,部队已经来到了奥斯曼和艾薇儿约定好的森林。第二天,奥斯曼起了个大早。趁大家都没醒过来前偷偷溜了出去,没想到等着他的不是久违的爱人。而是分别是艾维尔骑着的白马和散落一地的染着血的衣物。奥斯曼激动的大哭大叫,然而这样的声音吸引来了一群不速之客,这是一群占山为王、虎啸山林的强盗。奥斯曼急忙跑回去通报部队。

一场大战随之展开。强盗们虽然装备不佳,但现在人多,又打的部队一个措手不及,战斗变得焦灼,但正规军始终还是正规军,把强盗猛杀的七零八落。让很多人都忽略了部队的一个弱点。奥斯曼可是手无寸铁的啊。为了救落单的奥斯曼部队白白牺牲了一名战士,而慌乱之下,竟然让几个强盗跑了。很快更多的强盗就赶过来。部队不得不赶紧启程赶路,只因为奥斯曼一个小动作,部队损失惨重。奥利克愤怒的抓住他问怎么回事,奥斯曼因为女友的死,心如死灰,老实的说是因为女人。但现在也没有意义了,本以为会受到惩罚,没想到奥利克只是让他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赶路”。这点要求对奥斯曼来说还是没有难度的。穿越了沼泽。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那个传说中的村子,村子里烟雾缭绕,路上空无一人。偶尔一两个行人走过,看到他们都充满了好奇,像是从未见过外人,这让部队的戒备心一下提到了最高。再往里走,众人来到一个小广场的中心,里面走出一个高大的像是村长模样的男人。热情的对奥利克微笑,伸出了手,表示自己无害。这里就像是桃花源记里的仙境,人和人之间没有戒备,只有善意。村长让部队去洗漱干净,换上舒服的衣物,给他们休息的地方。晚上还要设宴招待他们,明天把他们带到沼泽的出口,让他们继续上路,受到这样热情的款待。奥利克找不到任何机会发火,只能悄悄的吩咐部下“见机行事”。

在刚才的战斗中,奥斯曼是受了伤的。一个美艳的淑女发现后把她带到了家里,用草药给她疗伤。淑女精通医术药敷上伤口的一瞬间。奥斯曼就不疼了,看他的那双大眼睛似乎有洞察一切的魔力,一眼就看出了奥斯曼在为心爱的女友哀悼。奥斯曼问她丈夫呢,淑女平静的回答。被杀了,被像你们这样的人杀的“上帝的人”,这一句话透露出了丝丝诡异。然而更诡异的地方还不止这一处,随着待的时间越久,他们越发现这里的异常。首先,他们被安置在了一个废弃的教堂里。近十几年,随着基督教渐渐衰落,各地都发生过一些打砸教会,摧毁神像的事。没想到这里也是其中一个地方。并且这里的女人是远远多于男人的,从他们穿着讲话行为方式来看,和他们大城市里的女人太不一样了,见到男人没有丝毫的闪躲。奥利克在女孩的脖子上找到一枚项链。女孩说,这是在沼泽里捡到的,奥利克一眼就看出了女孩在撒谎,但他没有揭穿。但女孩走后,他掏出了自己的项链和手上,这条是一样的。为这次行动,主教派出了两支部队。一只失踪了好久,晚上宴会开始看得出来主人花了大心思。美酒好肉邀请了全村人参加,表面上灯红酒绿,一片和谐。实际却是暗流涌动。熟女作为代表替全村人发言,这在沼泽,外界真是不敢想象的画面,大家都还没坐下。奥利克带着部下一起牵手做饭前祷告。村民们偶尔发出笑声,却尊重的没有打断。两种不同的信仰发生着冲击,却也维持着暂时的和气。吃上肉,喝上了酒,微妙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村子里的女人比男人多很多,一下涌进来那么多精壮的男人,很快就有女人主动搭讪。这奥利克少数几人保持着清醒,安静的喝着酒。淑女在外面对奥斯曼勾了勾手,奥斯曼似乎毫无抵抗的就跟了出去。他被带到了一个房间,房间里躺着一具尸体,上面盖着白布。淑女在旁边解释。这是他们在雪地里发现的,死之前还提到过奥斯曼的名字,奥斯曼先开盖头一看,果然是艾薇儿,余下的宴席也再没心思。奥斯曼回到破旧的教堂里。跪倒在十字架下痛苦着质问声,为什么要带走这么好的一个人,哭到鼻涕眼泪都流满了脸上,忽然背后传来脚步声,奥斯曼猛的回头。竟然看到浑身染血的艾薇儿走过来,问他为什么要背叛自己。奥斯曼定睛一看,原来只是奥利克来关心他的情况,奥斯曼不想解释他。觉得像奥利克这样铁石心肠的人不会痛,但没想到奥利克自己也是个伤心人,他的妻女早在瘟疫开始时就已经回归了上帝。谁没有一颗碎了的心呢?奥里克扔了把小刀在地上,告诉奥斯曼在神的使命下,人太渺小了,要活着走出这里,他们必须变得比野兽还冷酷。这里没有瘟疫,但也没有声。他们要让神的光辉重新普照这片土地。奥斯曼从教堂出来时,熟女换了身红衣服在外面等了她好久。艾薇儿的遗体已经被下葬了,淑女带着她去见最后一程。路上淑女让奥斯曼说实话。部队这次来是不是要伤害村里的人,特别是她自己。熟女愿意这么问,是因为奥斯曼看下艾薇儿的眼神。他相信了奥斯曼是真正活着的人,而不是上帝的傀儡。所以他要带奥斯曼去见证奇迹。奥斯曼穿越了一个小林子,里面有很多穿着白衣服的人围在了什么中间。回身一看,淑女不见了。再看人群里,淑女缓缓走出,张开了双臂接受众人服饰。再一睁眼,他的头上已经多了个复杂的图案。不用说也知道他是个女巫。奥斯曼秉住呼吸看着,只见女巫在盖着白布的尸体上摸索着什么也没念咒。忽然,艾薇儿破土而出。大口的喘着气,奥斯曼吓得连滚带爬逃了出去。没想到宴会那边也出了情况,村民们早就在饭菜里下了药。这几个身经百战的战士更是给麻翻了过去。一只和蔼的村长拔出短剑,抵住了奥利克的脖子,说“也要教你们认识一下背叛的概念了”。奥斯曼在沼泽里迷了路,走着走着,竟然让他看到了可怕的事情。上一批来这里的人,也就是奥利克所说的另一支部队全被吊在了柱子上,不知道生前被虐成了什么样子。第二天天亮,所有入侵者都被捆住了双手。泡在了冷水里,每个人的牙齿都冷得直打颤,意识模糊,看人都有了重影。女巫召集了全村人过来,向村民们展示部队带过来的刑具。让大家看到教会的虚伪。为了保证村子的安全,他们只能这么做。瘟疫是上天派下来惩罚教会的疾病,清扫最烈的教会子民现在终于来到了村子里。但村民们毕竟都是善良人,如果士兵们能当场宣布放弃信仰的话,就能安全的离开。但士兵们没人动摇,他们见过的场面比这些大的多了。就有人嘲女巫吐了口口水,诅咒了几句,马上就被抓了出来,挂上了叉子架,大庭广众下被村长开膛破肚。再凶狠的威胁都比不上一次简单的实际行动。士兵中当场就有人认怂了,愿意跟着村长一字一句的念,宣布抛弃信仰。他被应允了自由,却被几个大汉带进了看不见的树林里。他大声的质问,这是去哪儿,却被一个麻布套住了头,再也没了说话的机会。当然这是剩下的泡在水里的士兵们看不到的,猜也猜得到。是虚假的自由,僵持了半天,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女巫决定再杀一个人,他的余光扫到了在角落发抖的奥斯曼忽然改变了主意。与其杀人,不如让他们中的动摇者改变信仰。于是奥斯曼被放了出来,溜直了指旁边的小屋,告诉他,艾薇儿就在里面等着放弃信仰。和心爱的人在村子里住下来吧。奥斯曼不知道为什么女巫要考验他的信仰,但女巫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需要复杂的理由吗?我只是挺喜欢你这个人而已”。奥利克在背后大声的劝着奥斯曼,还是慢慢的迈开了步伐,走进了小屋。艾薇儿活着只是表现的太不正常了,不停的呕吐着,或者拿刀子划墙。身处巨大的痛苦中,奥斯曼把他扑倒在地。奥斯曼忽然想起奥利克对他说的解脱是否才是最大的仁慈,他含着泪对艾薇儿说,我们很快就能在天堂相见了。说完用奥利克给他的刀捅入了艾薇儿的心脏,奥斯曼抱着艾薇儿染血的尸体出来,脖子上挂出了巨大的十字架,向在场所有人宣告。他奥斯曼依然是神的使者,女巫的计划失败了,士兵们兴奋的大喊大叫,愤怒的村民们把奥斯曼按在地上准备活活打死。女巫下令把士兵们全部处死。首当其冲的是部队的领袖奥利克女巫决定对他来个简易版的五马分尸,双手捆在两匹马上相对拉开。即便是这样,奥利克也不愿意背弃信仰。但在死之前,他想再和奥斯曼说说话,这个简单的要求女巫答应了奥斯曼来到奥利克面前。奥利克夸他做得好,不要害怕这群异教徒。终会死在上帝的手里,这可不是在打鸡血。奥利克让他扯开自己的衣服,只见奥利克的腋下早已经渗透了浓浓的黑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感染了。两匹马彻底扯开了奥利克的胳膊,但村民们已经陷入了恐慌。水里的士兵趁没人注意解开了捆住他们的麻绳,在慌乱中拿起武器冲杀进了人群里。这些散兵游勇哪是精锐的对手,很快就被杀的七零八落,四散而逃。即便都是神的使者,注定有些人是上不了天堂的。村长被抓了起来。绑上了部队带过来的刑具,士兵问,为什么要追随女巫,村长的回答也很简单,只是因为它美而已,而且真实。女巫自己一人走进了沼泽里,奥斯曼着急的跟了上去,他心中充满了疑惑,这是上帝给不了的。沼泽的雾很大,女巫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奥斯曼焦急的追着,却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女巫问他为什么要杀死艾威尔,世界里不是说不得杀戮吗?奥斯曼着急的解释,但是因为艾薇儿身处炼狱,必须要得到解脱。但女巫接下来说出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你有想过艾威尔从头到尾就没死吗?他们在雪地里发现奄奄一息的艾威尔就救了回来。因为我给他下了药,制造了他的假死。因为上帝的套路一样。为了得到村民们的信仰,也需要一场奇迹,人们会崇拜制造奇迹的人,不管是上帝还是女巫,但艾薇儿真正的死亡就是奥斯曼亲手造成的。奥斯曼倒在沼泽里痛哭,大声哀求着女巫能不能让艾薇儿重新复活,但女巫没再回话,连带着声音一起消失了。

天堂没有杀戮者的位置。瘟疫没有更伟大的目标,世上也不存在奇迹。村子里幸存的村民们很快也接连被病毒带走了生命。上帝没有保护他们,女友也没有。他们所谓的奇迹,只是单纯的因为人迹罕至,没什么旅客去而已。瘟疫穿过了沼泽,继续向更远的地方进发。恐怖才刚开始。唯一幸存的士兵把奥斯曼带回了修道院。总有少数那么几个人天然带有抗体,奥斯曼就是其中的一个,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的身体虽然免除了瘟疫的侵害。他的心灵却早已步入了黑暗的深渊。他开始以上帝的名义杀戮,成了像奥利克一样的将军,所过之处,血流成河。他挨家挨户的把妇女揪出来。据说女巫的魔力能改变容貌,只要和女巫长得有一点像,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处死。有人说他找到了女巫,有人说他没找到的。杀戮从来没停止,在这已被鲜血染红的世界中,奥斯曼是不是也找到了自己的平静,继续相信着世界的美好呢?这部片子很深很复杂,深不是深奥,看不懂,复杂也不是剧情有多绕。相反,我们不需要了解中世纪的背景,电影的剧情也像条直线一样简单,但看完以后我真的想了好久。

第一遍看的时候,我被吓得冒冷汗。里面有句台词,“文艺是上帝派下来惩罚他罪孽深重的子民。我们认为的教诲是坏人,女巫是好人“。

在这个敏感的时期,这些台词什么意思?这篇文章不写算了,但我在看到后面的反转,才真正的忍不住鼓起了掌。所谓教会女巫哪里有孰好孰坏。有的只是权利利益的争夺。我们听到的看到的自以为的真相,其实都只是有心人。在更高维度上的操作。就像古人看到月食,以为天狗吃月。永远无法理解,这只是星辰间互相规定好的自然现象而已。就像我们现在理解了,这是自然现象,却无法猜透究竟是谁把这几颗行星放在那里的。为了什么有些东西不懂就是不懂,不懂的东西穷尽了脑子去猜,最后得出的也只是一个个故事,哄住了人,就是上帝,哄不住人就成了女巫。更高的维度总有人在博弈,我们不懂,所以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在这部电影中那个动荡的年代中,沉沉浮浮的人,我看到了狼爸,一个有血有肉的英雄。为妻女的是去一直处在哀悼的状态,但她从不说帮助可怜的妇女免遭折磨,亲自动手解脱。表面上看,她是个冷酷的恶魔。但只要当你稍微靠近,就会发现他也有一颗温暖细腻的心,只是那又怎样。不管信仰好坏,身负使命的他,最完美的表现就应该是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他的个人意志是不允许被表达的,但在那喊着邪恶口号的声嘶力竭下,我看到了一位真正的勇者。我同样看到了奥斯曼一个迷茫的年轻人,从出生一直长到二十来岁。他没得选,那个时代对他最好的安排就是让他进修道院,作为神的侍从,终身不得成家。谁又关心过他也是个人,也会被异性吸引的天性呢。在天性和从小教养对上帝的忠贞里,他产生了强烈的纠结。他一直在左右摇摆着,无法做决定,甚至到了最后杀掉了亲爱的女友,被女巫说了两句。又开始了自我怀疑,奥利克可以是他最好的导师,至少能够让他活得稍微明白,稍微坚定一点。但奥斯曼得不到这样的机会,他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被左右两边推着走的可怜人。最后他成了指挥杀戮的机器,旁白却说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平静。这句话我不能再认同了。是的,无论好坏,按照他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坚定的相信着,不再迷茫。讲了那么多,我也讲的很隐晦,但总结下来只有一句话,为了自己认真的活着,身处在资讯丰富的年代,没有消息是密不透风的。会有些真相,注定我们一辈子无法触及,但也请尽量保持客观,声音嘈杂,也要坚定内心的平静,不要懒惰,尝试比昨天好一点再好一点。这样才能离我们追寻的真相近一点,再近一点。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