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坠亡案生母:凶手庭上甩锅痛哭(只是为了活命狡辩)

重庆姐弟坠亡案今将一审宣判 生母:希望凶手被判死刑

重庆姐弟坠亡案今将一审宣判 生母:希望凶手被判死刑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邓全伦

2021-12-27 23:35

重庆姐弟幼童坠亡案将在今天上午10时再开庭。坠亡幼童的母亲陈美霖12月27日下午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表示,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已告诉她今天一审宣判,“我的预期是两个凶手都被法院判处死刑,否则我将提起抗诉”。

重庆姐弟坠亡案今将一审宣判 生母:希望凶手被判死刑

“我不要一分钱,哪怕一个亿”

2020年11月2日下午3时30分许,居住在重庆市南岸区锦江华府4单元15楼的两名幼童坠楼身亡。后经警方侦查后竟然发现,该起坠楼事件是一起故意杀人案,两名幼童的父亲张波及其女友叶诚尘正是犯罪嫌疑人。

2021年7月2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七人合议庭,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公诉机关指控,张波与陈美霖于2017年8月结婚后先后生下女儿张某甲(被害人,殁年2岁)、儿子张某乙(被害人,殁年1岁)。2019年4月,张波向陈提出离婚,同时隐瞒自己已婚有子的事实追求网友叶诚尘。同年8月,张波与叶诚尘私下建立恋爱关系。后叶诚尘得知张波有小孩,仍继续与张波交往。

2020年2月,张波与陈美霖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女儿归陈美霖抚养,儿子在六岁前归张波抚养,六岁后由陈美霖抚养。叶诚尘多次向张波表示自己及父母不能接受张波有小孩,两人多次共谋并商定采用制造意外高坠的方式杀害两名孩子。

同年6月,叶诚尘多次通过微信催促张波作案。同年10月,张波、叶诚尘商定以给张波女儿买衣服为由,将其接至张波家中伺机作案。10月25日,张波让其母亲联系前妻陈美霖将女儿接到自己租住于南岸区某小区的家中,后因陈美霖一直在场而未能作案。

同年11月1日,张波再次让陈美霖将女儿带至家中并留宿。次日下午15时30分许,张波趁家中无其他人,将正在次卧玩耍的儿女一起从次卧飘窗处扔到楼下,致女儿当场死亡,儿子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波、叶诚尘共同故意杀人,致二人死亡,依法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两名坠亡幼童的母亲陈美霖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张波、叶诚尘二被告人赔偿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等经济损失,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两人在最后陈述时哭了,表示后悔,称是不懂法造成的,并道歉求原谅。”陈美霖不认可他们有悔改之心,“这事太大了,他们是心生害怕而哭泣。如果不懂法,他们为何在案发后要把谋划杀害孩子的长达大半年的微信聊天记录全部删掉,还要统一口径?”

陈美霖在最后陈述阶段,当庭撤回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严惩二被告人。

一审开庭前,陈美霖到法院拿传票,法官跟她说,叶诚尘表示可以给予经济补偿30万元。她没答应。第二次法官通过电话又跟陈美霖讲,叶诚尘一方“可以在30万元基础上往上加一点”。

“我当庭讲了,我不要一分钱,哪怕一个亿都不会要。我只要张波、叶诚尘被判死刑。”陈美霖说,“我要了他们的赔偿,心里就好受吗?你拿这些钱来买我孩子的命,你让我怎么去用?我良心过得去吗?所以我不要一分钱。一些亲戚劝我:你人生还很长,如果叶诚尘不被判死刑,你应该要赔偿。不管以后怎么样,我绝对不要这份钱的。”

重庆姐弟坠亡案今将一审宣判 生母:希望凶手被判死刑

情感天平的致命倾斜

陈美霖提到,张波的犯罪事实经确认而被逮捕之后,他的姐姐等人曾上门致歉, “但是他们依然认为孩子坠亡事件很意外,道歉也只是说张波没有把两个孩子看好”。

陈美霖称,其实张波对两个孩子感情稀薄。“女儿生下,在我还没坐完月子,就让我妈妈抱过去照看,到我们离婚后一直在那边。但张波很少去我妈那边,更不会主动提出去看女儿。即使和我一起去,他也躺在卧室里看手机耍游戏,换尿不湿兑奶粉,他不会做的。而儿子一出生都由婆婆带着,离婚后我每次去看儿子,张波妈妈都会提及,张波下班回家后极少和儿子玩,偶尔抱一下。儿子很重,他会说:哎呀,抱走抱走,好重。然后回自己房间玩去了。”

陈美霖一段时间经常反思和张波的这段惨败的婚姻。“他骗取了我的感情,在谈恋爱时骗我说,在长寿区葛兰镇老家,有老房子要拆迁,要按照人头补偿,一人十万,想让我把户口迁过去。当时我还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我们于是就结婚。但后来我拒绝迁移户口。”陈美霖说,结婚后两年多一直在怀孕,她心绪波动特别大,但张波从来不陪伴,总说要出去找钱,“我们经常吵吵闹闹,互相不理解不包容,婚姻走向破裂”。

在陈美霖看来,2019年4月张波向她提出离婚前,就和叶诚尘在一起了。“提出离婚后,张波在朋友圈拉黑了我,但他的微信封面照片还能看见,一次我偶然翻看发现照片换成了张波和一个女人的合影。我截屏发给他的姐姐,张波的解释是,这个女的是他的一个朋友。”

此后,在姐姐和母亲不断逼问之下,张波才承认照片上的女人叫叶诚尘,是他的长寿老乡。

直到2020年2月,陈美霖才与张波协议离婚。“这期间张波天天给我打电话发信息,催促我说叶诚尘怀孕了,他每月工资都交给叶了,他想把钱要回来,但叶提要求说可以还钱,但是必须要看到和陈美霖的离婚本子。”

陈美霖说:“和叶诚尘在一起后,朋友们跟我反映,张波到处借钱。他办信用卡时还用过我的名字。这些钱都被叶诚尘花了,她全身都是奢侈品牌。张波情人节给她送礼,礼盒里全是钱。我不太理解,张波的妈没工作,无经济来源,没任何存款,还给自己带孩子,他不应该把钱给他妈,让她过上好日子?”

在情感天平上,张波为何致命地偏向了叶诚尘?陈美霖给出了一个解释:小学文化的张波,虚荣、势利,野心膨胀,一直想过有钱人的生活。在为人处世上,目的性很强,心机特别重。对他来说,叶诚尘很有利用价值,“有钱有好的社会资源,张波开担保公司放贷款,可以通过她搞到关系。”

重庆姐弟坠亡案今将一审宣判 生母:希望凶手被判死刑

陈从一审庭审中获得信息:叶张二人多次共谋杀害两名孩子,在选择谋害路径上最开始想制造车祸,因为张波的车没买保险可以一定程度上逃避责任追究,但最终选择了坠楼方式。张波曾在搜索引擎上搜索过“高处坠落”的新闻。

陈美霖向看看新闻Knew记者透露,庭审现场,张波说案发当天,叶诚尘在视频里以割腕自杀的方式逼迫张波制造意外高坠事件杀害两名孩子,“不弄死他们,我就死给你看!”

叶诚尘辩解说,她被张波一直逼迫必须和他交往,否则叫人杀她全家,而她之所以割腕相逼张波杀害自己的两个孩子,是让张波知难而退,放弃和她恋爱。

“他们还会回来,我们再相遇”

12月24日下午拿到法院再开庭的传票,陈美霖显得特别焦虑、紧张:“‘虎毒不食子’,张波被法院判死刑,我认为证据充分,应该没悬念;但陈美霖及其辩护律师在一审法庭上一直强调,她只是杀害我两个孩子的从犯。如果不判她死刑,我怕宣判时当庭情绪失控。”

“一审的时候,法院一直强调要我控制情绪,如果情绪崩塌,他们会休庭,影响审判进程。为了庭审顺利进行,案子不能拖得太久,法院赶紧给一个结果,我必须忍,一直压抑着情绪。”陈美霖说。

重庆姐弟坠亡案今将一审宣判 生母:希望凶手被判死刑

两个孩子坠亡案发已两年过去了,陈美霖直言仍然没有走出悲伤情绪的海洋,“我跟所有人讲,我要去面对现实、接受现实,但我自己知道,至今还是没法面对和接受的”。

她说,事情发生后,最初她整个人都只是一个空壳,突然没有了所谓的灵魂,“每天我都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不想讲话,也不想出门;我吃东西,吃了就吞。天天哭,还自言自语,对着空气说,你们是不是还在妈妈身边,不要离开我。”

陈美霖特别感激闺蜜们一直以来的陪伴,她们从初中结识到现在,20多年的友谊,“最痛苦的那段时间,她们下班后就会到我家里来陪着我。我当时不想说任何话。她们认为我这个状态不正常,担心我做傻事。她们了解我的性格,发生这种事我一定疯狂的,精神崩溃了。”

她一度想自杀,父母天天守着。作为一种情绪宣泄,陈美霖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想念孩子们的话以及日常生活动态。哪料遭到一些网友的质疑,称她是炒作,想当网红。她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看到这些评论,我心里更难受了,我把社交媒体当做情绪宣泄的载体,更想在这里寻求大家帮助。”

两个孩子火化后,陈美霖将他们的骨灰安放在重庆近郊一个山里的僻静清幽处。一段时间,她满脑子都是两个孩子,就老往那里跑,每次都在孩子们灵前哭得稀里哗啦。“朋友就一直劝我:你这样孩子会走得安心吗?你想要他们一直看着你这个状态吗?”

今天的陈美霖,尽管依然没有摆脱悲伤,但称心里比过去平静多了。她已在重庆一家美博城做后勤工作,“不上班时在家看书、练瑜伽,也和朋友出去玩”。

她已经不会主动向朋友们提起孩子坠亡的悲痛了,“以前说出来才会轻松点,现在越来越明白,这种痛未必要跟任何人说,因为你讲了别人未必能感同身受,他们只能站在他们的角度安慰你。这样不仅折磨自己也折磨他人。我现在和朋友出去,都是开开心心的,把痛苦埋在自己心底。”

宣判结果即将出来,陈美霖表示,不管张波、叶诚尘会不会被同时判死刑,她一定看望两个孩子,告诉他们结果,“我会跟他们说,妈妈很爱他们,他们永远会留在妈妈的心里。我相信和孩子有缘,他们还会回来,我们再相遇。”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