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逃亡3年因没有健康码崩溃自首(“没有健康码出不了门,我受不了…”)

上周五,42岁的老武(化名)在妻子的陪同下,来到滨江长河派出所投案自首。

虽说是自首,但他表情平静,心里踏实。当几年逃亡生活的各种不确定尘埃落定,自然是心无旁骛。

办案民警朱恒拿着三年前的资料照片,和眼前的壮汉一比对,暗暗吃惊:三年前立案时,老武还是一名清瘦,戴眼镜的文静男子,现在竟然如此发福。

老武苦笑,这几年出不了门,自然是这样了......

​杭州男子逃亡三年后崩溃自首:“没有健康码出不了门,我受不了...”

老武的犯罪案子,还得从三年前说起。

从2016年9月至2018年3月期间,老武先后纠集若干人等,以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据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虚高借款方式,骗取、敲诈勒索被害人钱财。

他所谓的公司正是开在滨江,并拉拢了身边许多亲友前来帮忙,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

2018年3月,警方正式立案,派出所和滨江刑侦大队组成专案组,将老武这家公司的大部分员工一网打尽。

朱恒,当年就是该案的主力侦办队员。由于案件人物和财务关系错综复杂,朱恒和一帮专案组队友们夜以继日梳理案件、走访被害人、核查银行账户、收集证据,案件到此也已经非常清楚。

唯一的遗憾是,主犯老武察觉到了警方的动向,只身逃离了杭州,不知去向。

没有立即抓到主犯,成了像朱恒这样办案组民警们最大的遗憾。

老武的手机似乎在逃亡之前就已经扔掉,也没有后续的乘坐交通工具和出行的记录,这也给抓捕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尤其因为老武的许多亲友因为在案件中被抓,老武的心理活动,大家都猜不透。

为此,朱恒和同事们去过多次老武的老家,试着从家人这里得到一些线索。每到春节,他也会给老武的家里人做工作,希望通过家人感召老武让其自首。朱恒向老武的家人阐明了投案自首、主动退还被害人钱财获取被害人谅解可获得的量刑上的酌情减免。同时,公安机关绝对不会停止对老武的追捕,让他们不要存在侥幸心理。

努力终究有所回报。今年12月初,老武的家里人和律师频繁来找朱恒,了解投案自首的一些法律程序,朱恒也意识到,那一天快到了!

​杭州男子逃亡三年后崩溃自首:“没有健康码出不了门,我受不了...”

民警的朋友圈

12月中旬,人在江苏某乡镇的老武联系了妻子,明确了自己要自首。

这些年,妻子的生活境遇也很难熬。自家的资产和房产都被警方查封,身边不少亲友的入刑也让自己压力非常之大。

根据老武的要求,他和妻子约定了一个中间点,并一路开车前往杭州长河派出所。
这才出现了文章开头这一幕。

在审讯室里,老武向朱恒讲诉了这三年来的逃亡生活。他说躲在江苏某小县城,隐姓埋名,不敢用身份证,不敢用手机,在路上看到警察就紧张,每天过得提心吊胆。

“他说,自己一开始躲在镇里,后来觉得人太多,就又逃到山上的小村子里。”

如果说这些都能忍受,那疫情爆发以来不能用健康码,不能出门,才让老武真正有些崩溃。之所以会迅速超重,甚至得了高血压,也是因为自己不敢,也不能出门,每天在家导致的。

特别是疫情爆发后,他更是寸步难行,过着看似“自由”实为禁闭的生活,他内心也是被未知的恐惧、不安折磨着,天天夜不能寐。在家人劝慰和自己的忏悔下,他最终选择了自首,换得了内心的安宁。

目前,“老武”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