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罗振宇今年门票损失超千万)

跨年演讲的生意,今年不好干了。

12月28日,受疫情影响,得到和深圳卫视发布公告称,原定在成都高新区举行的罗振宇跨年演讲将不再安排观众进场观看,所有票款将原路全额退还。

这是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6年来首次空场举办。2015年,罗振宇喊出了“知识跨年”的口号,一个人一块屏,回顾过去一年的重要事件,预测新一年的商业趋势。这种跨年演讲的形式一度受到追捧。

罗振宇曾发下宏愿,“时间的朋友”项目会坚持二十年。如今,二十年之约尚未过半,这位曾经的“焦虑贩卖者”,如今表现得格外焦虑。

跨年演讲退潮,罗振宇今年门票损失超千万

门票损失预计超千万

按照原本的计划,罗振宇将在2021年12月31日晚出现在五粮液成都金融城演艺中心,台下坐着12000个听众。罗振宇将进行时长超过4个小时的跨年演讲,分享53个故事。但疫情的冲击,使得12000个听众变成了12000个空位。

罗振宇眼下最大的焦虑,来自演讲转至线上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从2016年起,这场策划时间超过一个月的跨年演讲,都被视为罗振宇旗下思维造物公司的头等大事,每年演讲的收入对公司全年营收贡献巨大。

跨年演讲收入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首先门票收入,根据思维造物招股书显示,2016至2019年,门票销售流水分别为855万元、934万元、958万元和1282万元,购票人数分别为5769人、5922人、5781人和7838人,平均票价为1483元、1578元、1657元、1636元。即使是在疫情影响的2020年,依然有495万元入账。

《财经天下》周刊打开购票通道发现,今年的票价分为980元、1680元、2980元和4680元四挡,价格均比往年更高。按照最低票价保守计算2021年线下门票带来的收入也将超过1170万。

相比之下,另一位跨年演讲的主要参与者、财经作家吴晓波的年终演讲的赚钱效应就会小很多。根据此前全通教育对于收购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96%股权回复深交所问询所披露的情况来看,2017年和2018年,吴晓波的年终秀拿到了251.05万和271.52万的门票收入,远不及同年罗振宇的收入。不过,今年吴晓波没有卖线下门票,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线上举办。

而门票只是演讲收入中最显而易见的一部分,位于上游的广告赞助商才是“时间的朋友”真正的金主。自2017年起,跨年演讲的赞助商数量就突破了10家,2020年赞助总收入已达5262万元。

而今年的赞助商也不少,从其已经发布的演讲预热海报中来看,今年的合作伙伴包括简一瓷砖、必胜客、六个核桃等近10个品牌。罗振宇本人也在微博不遗余力地为赞助商卖力吆喝,广告视频更是一个接一个。

此外,演讲的转播权也是一笔不容忽视的收入。这些年的电视转播平台一直选择的是深圳卫视,但视频平台从之前的优酷,切换到了现在的西瓜视频。

知识跨年从大火到退潮

知识跨年首秀上演于2015年,那也是罗振宇创办得到APP的年份。知识付费的风口下,跨年演讲准确切中了时代的痛点,一战成名。

据公开数据显示,第二场“时间的朋友”,也就是2016年最后一天,罗振宇便乘胜追击为深圳卫视拿下当晚11点的同时段收视第一,这也是深圳卫视自1984年成立以来的首个第一。尽管此后该数据也受到了其他媒体的质疑,但在一众明星大咖云集的晚会中,能杀出重围已实属不易。

随后的几年里,知识跨年成为了继大型唱跳晚会之后的又一狂欢形式。凭借高密度的排比句,富有传奇色彩的商业故事和持续输出的金句,知识跨年收获了一批忠实粉丝。

他们在一年中最后的夜晚守候在屏幕前,像海绵一般等待吸收养料,更有青年不时提笔抄录金句,以便能为自己的年终总结PPT找寻到一个出彩的小标题。

但几年办下来,高质量的内容少了,套路也逐渐被人摸透,失去新鲜感的观众开始出现审美疲劳。

“听来听去都是一些心灵鸡汤,有的甚至还不给你汤匙。”从2016年起关注跨年演讲的何润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如今的演讲更多的像是一场大型的自我感动,观众能从中汲取的有效信息很少,一味地强调问题和风险,却鲜少提出解决措施。

“我为什么辛苦一年,最后一天了还要这么焦虑,看点轻松的不好吗?”何润感叹,2020年后她再也没有点开过任何知识跨年的链接了。

而知识演讲的受众画像正在变得越来越模糊。上了年纪的观众,不屑于聆听这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所谓“经验”,更偏爱热闹的相声歌舞;而年轻观众则越来越抵触年终“画饼”,对公开恰饭的广告植入的容忍度也在不断降低。

因此,受众群体的流失成为必然,收视下滑也在意料之中。根据2019-2020年跨年演讲的数据统计,“时间的朋友”收视率已经跌出了前十,各电视台的跨年晚会依然是主流。

“知识分子”的人设在稀释

相比于“知识跨年”的退潮,更让人担心的是,罗振宇和吴晓波等“知识分子”的人设在稀释。

“我就是知识分子,你所有的课程到最后经营的不是知识的交付,经营的是一个清晰的,值得被信赖的人格。”罗振宇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中这样表述道。节目评论区吐槽之声四起,网友不满罗振宇的知识论调久矣。

这种不满,可以追溯到罗振宇参加热门综艺《奇葩说》的时候,原本他以为参加高话题度网络综艺,可以大大提升其个人影响力,顺带提高品牌溢价。但罗振宇在节目中发表的许多观点,多带有一定的俯视感,与部分选手也存在明显的意见分歧。

在每期节目都能诞生多个微博热搜的辩论场,罗振宇始终人气低迷。这一现象也在导师组队环节得以验证,节目播出后更有网友喊话,请罗振宇老师退出奇《奇葩说》。

同样受困于“知识分子”标签的还有吴晓波。吴晓波曾公开表示,社会上大多数人都是无用的人,因为世界不需要很多人同时思考那么多问题,精英主义色彩呼之欲出,被外界广泛批评。

殊不知,随着移动互联的迅猛发展,传播准入门槛的降低,获取知识的渠道正在极大丰富,人们正在拥抱泛知识时代。快手上的园林花艺博主,B站里的数码科技up主,小红书中的美妆穿搭KOC,都在进化为知识的生产者和传递者。

在“时间的朋友”宣布退票的第三天,罗振宇在深圳卫视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引用李松蔚老师的话回应此事,“这个世界总会有不确定性的。很多人都把不确定性,当做自己也变化的理由。”他将自己视作这个世界中少有的确定性。

罗振宇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但还有一个确定性是:他需要不停与听众的审美疲劳作斗争,才有可能让这场演讲维续20年。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