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与失踪8年儿子在同城市测核酸(八年前独生子赌气离家出走)

4月27日下午6时,张山走出中牟一处建筑工地的大门,顾不上摘掉安全帽,便一脸兴奋地邀请前来采访的大河报·豫视频记者到饭店喝一场:“八年了,压在我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我再喊几个工友,要好好庆贺一下!”
张山是漯河人,来郑州打工其实也是为寻子。八年前,儿子负气出走,再无音信。今年春节后,他偶然从支付宝里发现儿子核酸检测竟然就在郑州。
“感谢郑州警方和办事处好心人的帮助,帮我们父子重逢。”张山百感交集,一脸兴奋。
24小时之前,他刚刚与失踪八年的儿子重逢,而帮他找到儿子的关键,是支付宝查验亲属核酸检测报告结果这个功能。

八年前独生子赌气离家出走
说起儿子的离家出走,张山一个劲埋怨着:“都是网络游戏害的。”
张山家住漯河乡下,唯一的儿子张杨初中毕业之后便辍学四处打工,但由于他经常沉迷于网络游戏不能自拔,一直挣不到钱不说,还经常问父母要钱,不给便翻脸,要到钱后经常吃住都在网吧里。“因为这我和他妈经常会和他生气、吵架。”张山回忆起那时候的儿子,一个劲唉声叹气。
大约是在2014年的春节前,再次从打工地回到家中的张杨开始在父母的张罗下相了次亲,父母对女方很满意,可当年已25岁的张杨心思仍在网络游戏上,不仅不与女方好好处,还当面顶撞父母:“我的事儿不用你们管,再管我明天就走。”气头上的张山则说:“你要走了,就永远别回来!”
谁知道,父子间的这两句气头上的对话,竟然真成了他们八年间解不开的一个结。
寻子八年天天做噩梦,从不敢在人堆前站
儿子刚走的那一段时间,张山夫妻俩并不十分着急,一是他此前因为玩游戏经常离家,过不了多长时间要么自己回来,要么在网吧里找到。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后,仍无张杨的任何消息。“他手机也停机了,问遍所有亲戚、邻居和他的同学朋友,没有一个人见过他或和他联系过。”张山夫妻俩开始慌了,先是到郑州张杨以前打过工的小饭店附近找,再就是网吧挨个找。“可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音信都没有”,无奈,张山开始在公安系统备案,抽血结果也进入公安部的DNA数据库,“那时候生怕他在外面有个好歹,天天做噩梦,他妈也是天天在家哭,特别是一遇春节,人家孩子都回家了,就我们俩冷冰冰的过年,我那些年就不敢往人堆前站,生怕人家问起我儿子失踪的事儿”,张山回忆说。
八年间,张山一直奔波在寻子的路上,他自始至终认为儿子就在郑州,“因为他在郑州小饭馆打过工,对郑州也熟悉,我猜测他极有可能就在郑州”,一有空闲,张山就到郑州建筑工地上打工,有时做钢筋工,有时做泥工,“都是下力活,主要是想着在郑州找儿子方便,有时候挨个在小饭馆里找,有时候在网吧里找,总想着不定哪一天就碰见了”,今年春节过后,张山再次来到郑州,这一次,他选择在中牟的一家建筑工地做泥工。
偶然发现儿子就在郑州做核酸
转机来自于今年春节过后郑州的第一次全员核酸检测。
“我一个亲戚喜欢玩手机,他有一次用我的手机通过支付宝查亲属核酸检测报告,不知道咋一查,竟然查到俺儿的核酸检测报告了,他给我一说,我自己也学着查了查,还真是,我儿子的核酸检测结果都有。”有了这个重大发现,张山一下子就有了信心,最起码知道儿子还活着,没出意外,至于其他的事情,等找到了再说。

(张山查到了张杨的核酸检测结果)
张山接下来一方面开始在查询到的儿子核酸检测地址的中原区查找,另一方面,他时刻关注着郑州市的第二次全员核酸检测。
果不其然,郑州市的第二次核酸检测,张山通过支付宝再次查到了儿子的检测结果,他开始挨个儿到几个他认为儿子最有可能出现的核酸检测点查找,可毕竟自己一个人寻找势单力薄,再加上他对郑州也不是十分熟悉,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关键时刻,他想到了警方及办事处,他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向警方及办事处讲明儿子丢失八年的事实,希望得到帮助,他甚至还在郑州做过第三次核酸检测后向大河报·豫视频求助:“八年前与我儿子失联到处寻找无果,他妈妈想儿成疾,前几天在手机支付宝里查到我儿在郑州三次全员核酸检测中都在郑州,虽然有这个线索,但对一个农民来说,还是没有办法找到,希望能得到帮助,救救这个家庭!”

“他现在打两份工,知道努力挣钱了”
4月26日下午,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张山终于查找到了张杨租住的小区,下午3时许,他早早守在儿子租住的房门口,因为他已经得知儿子下午3点左右下班:“我当时心里一个劲儿咚咚跳,你想会不紧张?八年了,你都不知道我和他妈这八年是咋过来的?”张山回忆起前一天父子相见时那一幕很激动,满脸通红。
5时30分许,提前下班的张杨刚走到门口,正准备开门,看到自己八年未曾谋面的父亲。”他也胖了不少,面目也变了不少,我肯定是也老了,头发也快白完了,我们俩猛一下谁也没认出来谁,但仔细观察一会儿,还是认出来了”张山说,父子俩见面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咋会在这儿?”
儿子虽然住的是三居室,但是和三个人合租的,屋内的家具也都简单,张山先是让儿子和母亲通了电话,然后打电话向老板请假,晚上不去上班了,“他现在打了两份工,我听后心里感觉应该是走正道了,知道努力挣钱了”。
张山说,自己问儿子为啥这八年都不和家里联系,儿子说:“我今年都33岁了,还没成家,也没干出啥成绩,怕联系了让你们伤心。”
“当天晚上,他领我到附近一餐馆点了大盘鸡,还买了啤酒,花了一百多,我心里只顾住高兴,也没咋吃东西,都浪费那儿了。”张山说。
回到儿子的租住地,张山就与儿子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父子俩也没过多聊这些年的事儿,27日一大早,张山急着赶回工地,儿子领他吃完早餐送他上车,并再三叮嘱他,“到了记得给我打个电话”。
护子心切,感谢警方和办事处热心帮助
回到中牟工地上,张山第一时间拨通了儿子的电话:“我到了,你放心吧。”“好,我知道了,你也放心吧,我这边好好的。”儿子张杨在电话那头向父亲说。
因为张山担心儿子受到伤害,一再请求记者不要报道他的真实姓名及地址,他也特别想通过媒体呼吁,别让孩子们沉迷于网络游戏。
另外张山还想通过自己的亲身感受,告诫所有父母与子女沟通时也要讲技巧:“毕竟有代沟,不能置气(漯河方言,斗气的意思),家和万事兴,想想我们夫妻俩与儿子失联这八年过的日子,真是苦啊,感谢警方和办事处这些热心人的帮助,谢谢大家了。”张山说。
(张山、张杨为化名)
大河报·豫视频记者 朱长振
来源: 大河报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s_card@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