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材生制售猫药治绝症被刑拘(目前胡虹艳等人的案件已经进入法院审理阶段)

时隔一年,由于疫情等因素影响,胡虹艳仍在等待开庭。
2021年4月22日,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以胡虹艳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将她刑事拘留——警方调查后认定,胡虹艳等人套用清温败毒片生产批文所生产的,用于治疗“猫传腹”病的“传腹康”,在国内销售金额达1000余万元。

“传腹康” 图片来源:受访者
被警方刑事拘留这一年来,一些猫友和朋友一直在积极帮助胡虹艳。因为在他们眼中,胡虹艳的遭遇,就是猫药版“我不是药神”。
“猫传腹”与GS441
“猫传腹”即猫传染性腹膜炎(FIP),主要是由猫体内的冠状病毒变异引起的疾病,在没有相应的有效治疗药物出现前,“猫传腹”被认为是猫的绝症。
2019年3月,宠物猫“饼干”被诊断为猫传腹,主人小青(化名)告诉天目新闻记者,当时通过猫友介绍,她认识了“药商”园子(化名),购买了当时治疗“猫传腹”的药——GC376。
“该药剂要求间隔12小时打一针,所以我们每天早晚各给饼干打一针,一周的药费是4500元,从3月中旬确诊开始打针,到5月初停针。”虽然为了治疗饼干,小青花光了仅有的3万多元积蓄,但幸运的是,饼干痊愈了。
没过多久,小青注意到,猫友群里开始提到一种叫GS441524(下称“GS441”)的新药,比GC376更好:每天打一针,剂量小,效果好,价格也相对便宜。
和小青一样,陪伴胡虹艳3年的爱宠Miumiu在2017年得了“猫传腹”,这也是胡虹艳第一次接触到GC376,了解到该药可以用于治疗“猫传腹”。胡虹艳的朋友南瓜(化名)告诉记者,“当时为了Miumiu,胡虹艳花费20余万元,在国外购得GC376。最终,在2018年秋天,Miumiu幸运痊愈。”

胡虹艳爱宠Miumiu 图片来源:受访者
在朋友眼中,胡虹艳很安静,不爱出门,妥妥的宅女学霸。就算是好不容易拉出去一起玩,她还要带一沓全英文的医学文献,南瓜形容胡虹艳:“只关心她的科研新药和四只陪伴她的宠物猫。”
南瓜回忆,胡虹艳是在2018年底首次了解到GS441的——她阅读到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教授Niels C. Pedersen发表的关于GS441对“猫传腹”治疗的效果及安全性的论文。记者检索获取了胡虹艳提到的该论文,文中称“GS441针对‘猫传腹’表现出安全且有效的治疗效果。”文章最后建议使用GS441的计量为每24小时使用4.0mg/公斤,并持续12周。

教授Niels C. Pedersen发表的GS441论文截图
胡虹艳曾为此远赴美国和Niels C. Pedersen教授以及吉利德公司谈GS441的专利问题,希望能使用GS441研发针对“猫传腹”的兽药,但协商未果。
由此,胡虹艳对GS441的研究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为了能让‘猫传腹’不再是绝症,胡虹艳通过公开途径获得GS441的成分后,自己调配出了GS441实物并给身边得此病的猫使用,治愈率超过90%。”
“新型化合物”
为了规避专利问题,南瓜回忆,从名校化学系研究生毕业的胡虹艳通过整理归纳自己的实验数据、临床数据等,以改变分子结构等方式研发调配出了另一种非常接近GS441的新型化合物。“虽然效果差一点,但也能治疗‘猫传腹’。”
小青告诉记者,2019年,随着GS441针剂的出现,身边更多猫友开始选择效果更好的GS441治疗患病猫,“身边猫友大多从不同的‘药商’或‘经销商’处购买GS441,根据药剂浓度不同,价格也会不同,20mg一瓶浓度的药剂在200元至400元不等。”
胡虹艳根据GS441调配出同样具有疗效的相近新化合物后,为了让更多猫友可以通过常规渠道购买到该药,如何为新化合物正名成为胡虹艳的新烦恼。
2019年,胡虹艳与朋友一起创立南通伟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新兽药。据南瓜介绍,胡虹艳曾就新化合物在国内和美国提出专利申请,并在新药审批行业专业人士帮忙下,将新化合物作为新兽药,在国内提出新兽药审批申请。据称,2021年12月27日,胡虹艳提交给美国的专利申请获批,而截至目前,国内的专利申请尚未有确切消息。
在我国,新兽药审批流程走完至少需要5年时间,“胡虹艳曾和我说,真的要正儿八经等到新兽药完全合规合法的话,至少要5年,那这些猫怎么办法?眼看着等死吗?”南瓜告诉记者,在咨询公司法务及兽药领域一些专家后,胡虹艳了解到在三证齐全的情况下,如果添加物无害且未被《兽药管理条例》禁止使用,并未降低药效,就可以作为添加剂添加到已获批的兽药中。
于是胡虹艳决定将新化合物以添加剂的方式,加入到已经获批的清温败毒片中成药里,以片剂形式,命名为“传腹康”进行销售。同时,新兽药的审批申请也在同步进行。
对于销售“传腹康”的风险,胡虹艳做好了心理准备。据《兽药管理条例》规定,兽药所含成分的种类、名称与兽药国家标准不符合的将被认定为假兽药;成分含量不符合兽药国家标准或者不标明有效成分的将被认定为劣兽药。
南瓜据此认为:“这种添加现象,如果没有造成标的物的伤害,据胡虹艳了解最多就是违规添加,给予行政处罚。”
2019年,胡虹艳以公司名义,委托山东一家兽药企业生产出添加了新化合物的兽用“传腹康”,并以每盒1000元至1200元不等在国内对外出售,甚至远销海外。
受争议的疗效和价格
在许多救助流浪猫的人眼中,胡虹艳所研发的这款“传腹康”在保证疗效的同时,避免了原先猫在治疗阶段每日注射药剂治疗的痛苦。一家杭州宠物医院的经营者告诉天目新闻记者,在医院没有“传腹康”这个药,因为是非法的。但该医院的宠物医生表示,他们曾接诊过仅靠吃“传腹康”痊愈的案例。
小青曾在2020年就“传腹康”向“药商”园子咨询价格,“当时报给我的价格是2400元一盒。”记者了解到,在胡虹艳等人被刑事拘留后,“传腹康”便消失在宠物圈,“昨天(4月26日)问了做救助的朋友,她这边有没有包装的药片。”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许多“药商”已不再提“传腹康”,但是口服药片仍在销售,“15浓度5毫升,10瓶3200元,药片80元一片,相当于0.8毫升注射剂。”这是某“药商”提供的报价。一位常年做流浪猫救助的救助人表示,目前药片都是没有包装销售的,“‘传腹康’不能卖了,老板被抓了。”
至于这些没有包装却还在销售的药片来源,这些救助人均表示拒绝透露,“不能断了我们自己救助路子。”
面对如今无法保证药剂来源的传腹药市场,南瓜很痛心,“这种情况若是买到假药,找不到售后,找不到‘窝点’,啥都找不到,猫友如何维权?”南瓜表示,但“传腹康”则是会承诺没有效果治不好猫,百分百退款。
但也有不少人,并不认可“传腹康”的疗效。陈女士便是其中之一,她觉得片剂虽然可以减轻传腹猫治疗时的痛苦,但药效是否可与针剂等同并不好说。而且她还表示,在自己的爱猫生病后,她查阅了大量国内外文献,“我个人觉得‘传腹康’从人到药都不靠谱。首先加了别的成分,其次是口服的形式。”
陈女士介绍,因为GS441的分子形式很不稳定,制成口服药是非常难的,“虽然有不少药商也做了,但其药效还是存疑。由于每只猫的个体不同,从吃下去的血药浓度来说,很难把握,药效会比针剂差很多。”
她之所以不推荐“传腹康”,还有个原因是价格,“就算在GS441针剂还比较贵的时候,‘传腹康’价格就已很离谱了,没多少宠物主用得起。现在GS441针剂价格降下来很多了,基本在250元至300左右一瓶,作为救助药的话可以便宜到100元一瓶。”
对于陈女士的质疑,南瓜回应:“制成片剂是很难,这也是‘传腹康’贵的原因。但‘传腹康’的药效、含量、生物利用度都是最好的,胡虹艳也是经过很多次反复改良确定的。”
刑拘
但问题远不只是疗效的争议而已——2021年4月22日,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以胡虹艳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将胡虹艳刑事拘留。
据了解,依据上海警方查明的情况,胡虹艳为非法牟利,伙同他人生产含GS441化合物针剂,用以治疗“猫传腹”病,并以每瓶约1000元的价格向国外加价销售牟利;胡虹艳以公司名义与兽药生产企业签订协议、合同,采取套用兽药清温败毒片批文手段,由药企为她生产非法添加GS441成分的“传腹康”片剂,用以治疗“猫传腹”。同时委托他人在南通设立窝点将“传腹康”片剂以1000元至1200元不等的价格对外销售。
而经上海市农村农业委员会认定,“传腹康”“海外版国内销售”部分系假兽药。警方调查后认定胡虹艳等人套用清温败毒片生产批文所生产的“传腹康”在国内销售金额达1000余万元。警方认为,胡虹艳等人的行为已涉嫌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是指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的行为,根据销售金额不同处以相应刑罚,其中销售金额二百万元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南瓜表示,胡虹艳的案子若是按照被认定的销售金额达到1000万元,就可以被判15年至无期了,“真这样定,可能就是太重了。”
对胡虹艳等人被认定为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是否合适?天目新闻记者采访到了上海靖予霖律师事务所刑事律师黄洪连,黄洪连律师表示从构成要件符合性角度来审视,该事件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是存疑的。
“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在刑法典里规定的行为模式比较清楚,包括‘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的行为。”黄洪连律师解释道。
根据媒体报道,胡虹艳所制售的兽药经过研究和实践验证,对治疗动物疾病确实具有一定的功效,不属于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由于产品起源于符合国家产品质量要求的兽药产品,也不应当被认定为不合格产品。
但是,胡虹艳在成品兽药里另行添加化学成分的行为,是否属于掺杂掺假?“这一点我认为也是存在争议的。”
如何准确理解掺杂和掺假,黄洪连律师提到,司法机关有多个司法解释对此进行了明确——在产品中掺入杂质或者异物,致使产品质量不符合国家法律、法规或者产品明示质量标准规定的质量要求,降低、失去应有使用性能的行为。
黄洪连律师认为,胡虹艳事件中在有获批兽药中加入添加物,若没有使原来药物的相应使用性能降低或者失去使用该性能,可以认为并不属于掺杂和掺假的情况。
此外,黄洪连律师特别提到刑法中同在一个章节中的另一个相近罪名——生产、销售伪劣兽药罪,“该罪名要求兽药要使生产遭受较大损失,即造成一定后果,立案标准是较大损失在2万元以上。”黄洪连律师认为,首先,如上所述,胡虹艳制售的兽药不属于伪劣兽药,其次实践中侦查机关对损失很难认定,所以该罪名也并不适用。
综上所述,黄洪连律师认为以上提到的两项罪名,胡虹艳事件均不符合,“因为如果能证实它是伪劣兽药,它必然也是伪劣产品。但我们现在认为它就不是伪劣兽药。”黄洪连律师补充道对多数‘铲屎官’而言,胡虹艳制售兽药的行为可能不是什么坏事,“我倾向于认为,胡虹艳的行为仅仅违反了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的规定,属于扰乱市场秩序的行政违法行为,行政主管机关可以给予相应的处罚,但没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也就没有科处刑罚的必要。”
目前,胡虹艳等人的案件已经进入法院审理阶段。南瓜告诉记者,目前,胡虹艳坚决不认罪,但其辩护律师将在未来庭审中进行无罪辩护,“胡虹艳现在就是害怕等她出来见不到自己的四只爱猫,四只猫现在都分散在不同家庭被照顾着。”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s_card@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