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天价周边游 民宿价格普涨几倍(京郊游贵了好几倍)

京郊游贵了好几倍

4月30日,五一假期第一天,北京晴空万里,不少人选择出门走走,感受大自然的气息。高格一大早就来到位于北京门头沟的戒台寺,拿着花45元购买的门票和48小时核酸证明,顺利进入这座千年古刹,在里面走走停停。

门票是高格提前一天预约的,她原本计划晚上住附近的民宿,明天起来接着去妙峰山、潭柘寺逛逛。打开高德搜了一下,被标价吓了一大跳,一个名为柒陆Club的民宿,住一晚要3393元,比平时1403元的售价贵了近两千元,是日常价格的2.4倍;另一家名为花筑北京山山有年的民宿住一晚要3875元,是平时一晚1251元的3倍多。

高格不死心又去专门做旅游的携程上搜了搜,发现情况一样,一个名叫北京呢喃山居私汤民宿的私汤小院住一晚要6117元,而平时只要793元,足足贵了7倍多。一个名为小驴民宿的住一晚要2186元,是平时366元售价的近6倍。

“这也太贵了。”最终高格打消了住在附近的念头,打算下午原路开一个小时的车回家,明天再换个地方玩。

五一前,赵维原本是计划带三岁的孩子去位于北京延庆的Club Med Joyview度假村的,她听朋友介绍说,那里很适合带小朋友去玩,配套的游玩设施齐全,还有托管服务,特别省心省力。4月21日,她上携程上搜了搜,发现4月30日售价是5000元,5月1日飙升至6111元,住上两晚大半个月的工资就没了,而日常在这里住一晚只需1188元。

“好确实是好,就是五一价格太贵了,我打算还是回头找个周末再带孩子过来玩。”赵维最终计划五一就带孩子在北京周边的公园玩玩。

图/视觉中国

在北京工作的黄鑫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五一的出游计划。她兴冲冲地在小红书等平台做起了游玩攻略,把北京周边可以游玩的景点翻了个底朝天,最终确定了自己五一要游玩的地方——古北水镇。

虽然还没有去,但早已经做足功课的黄鑫对古北水镇摸了个门儿清。“古北水镇的门票是无限次进出,孔明灯无人机表演和音乐水舞秀都比较有意思,去玩两三天以后我们还能选择夜游长城。”她兴奋地对朋友说道。

两个人花了几天的时间确定了行程,结果到预订酒店那一步傻眼了。打开美团,黄鑫看到在古北水镇附近的酒店价格已经飙升至一千元一晚。

“最离谱的是什么?是现在订酒店入住的话,只需要花149元,而相同的房间型号4月30号却得花1002元。”黄鑫一边刷新着酒店的界面,一边无奈地说。

不甘心的她又挑选了几家快捷酒店,结果原来价位在两三百元的房间统统在五一期间上调到了一千多元。

作为一个普通的打工人,五六倍的酒店溢价有点让黄鑫接受不了,早已做足游玩攻略的她,只能无奈地选择去其他地方。但是临近五一,她发现北京郊区的酒店价格都出现了大幅度上涨。

孙勇原本计划五一假期去北京周边找个度假别墅或者精品民宿,住上几天,游山玩水,在携程上搜了一圈后,他打消了念头,住一晚的价格普遍贵了好几倍。“一个在怀柔的山尚精品民宿,一晚要5400元。我又接连搜了好几一家,有一家平时3000多,五一要5600元。”

忍不住的孙勇跑到微信群里吐槽,结果朋友们告诉他这很正常,因为大家都出不去,只能在北京周边游玩。

《财经天下》周刊随机抽查发现,位于北京郊区景点附近的酒店,五一期间住宿价格出现了普涨,少的有两三倍,多的有六七倍。

但愿意为昂贵的京郊游买单的大有人在,孙勇搜索的时候就发现,有些民宿虽然价格贵,但预订的人不少,早早就满房了。

图/《财经天下》周刊

确实,喜欢趁着节假日带家人出国旅游的唐生,今年五一出国的计划泡汤后,只好带家人在北京周边的郊区玩玩。虽然他预订的酒店价格比平常贵了三倍多,但他却觉得很值,“平常工作忙,没时间带孩子出来,五一这种小长假我是必须要带孩子出门的,在我看来价格无所谓,一家人能一起出门旅游才是最重要的。”

刚刚结婚的李娜今年五一预订了京郊酒店。原本她还期望五一可以跨省度蜜月,但疫情严重后她就开始搜索京郊附近的旅游去处。她最终订下了一间位于怀柔区的民宿,民宿的价格由非节假日的269元,变成了1152元,贵了四倍多。

对于李娜来说,飙升的价格虽然一时难以接受,但相比起无法度蜜月的遗憾来说,她更愿意花点钱出去玩。

早早就与朋友约好五一假期要去密云旅游的钱雨,对价格并不敏感,在她看来,只要不封城,她是一定会出去的,至于价格贵就贵点。“我最头疼的是放假在家带娃,一定会弄得鸡飞狗跳,所以能出去就出去。”

钱雨说,往年节假日都是出国,去年她们抽空去了北海、内蒙古,今年只能北京周边游了。最终她与朋友在北京密云订了一家亲子主题的别墅,一晚花了近3000元,而往常价格不到1000元。

“天价”周边游

“天价”周边游并不是北京独有的现象,事实上在全国不少地方,今年五一周边游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涨价。

在深圳工作的舒靳原本计划在五一去周边的南澳第一沙滩看海,结果搜索酒店价格的时候发现,原本只需要182元入住的酒店,在五一期间变成了1176元,贵了6倍多。

舒靳所在的罗湖区离南澳沙滩有49公里,原本打算在南澳周边游玩2天到3天的她,在高昂的酒店价格下选择了自驾单日往返。

同在深圳的钟飞原本是计划去大梅沙、金沙湾附近玩玩的,在携程上搜了一下酒店价格,立即断了念头。钟飞说,日常订深圳中兴和泰海景酒店一晚只用429元,而5月1日当天变成了1756元,足足涨了三倍。深圳佳兆业万豪酒店也一样,平时是1091元一晚,5月1日是4472元,也贵了三倍多。

住在福州的Hebe,往年节假日都会选择出国旅行。据她回忆,在疫情开始前,她曾趁着节假日去过一次柬埔寨,当时六天深度游一共花了5000元左右。

而现在,她如果想在五一去周边仅有两个小时车程的东山岛旅行,光酒店价格就达到了643元一晚,加上其他的旅行费用,加起来甚至要比她出国一次要花得多。

吴敏翻了一下自己的携程订单,2019年她和丈夫去沙巴旅行时,7日5晚自由行含机酒,两个人才花8641元,而五一在西安住个好一点的酒店,一晚就得需要三千多。《财经天下》周刊查询她所说的西安野生动物园美轮美奂酒店发现,在携程上5月1日一晚的住宿价格是3048元,涨了近五倍。

图/《财经天下》周刊

“非必要不出行,这导致周边游比较火。”一位旅游行业从业者透露,大多数人都不想浪费5天假期,5天宅在家里也太没意思了,所以各个省市的游客都选择了周边游,而酒店的定价是会根据市场进行动态调整的。

旅游专家杨彦锋认为,五一周边游的爆发受疫情影响较大,原本中长途的旅游因疫情受限,因此导致对于城市郊区民宿需求的集中释放。

去哪儿大数据显示,相比去年五一,本地游、周边游是今年五一假期的一大趋势,今年五一假期铁路省内出行旅客占比达八成,全国酒店同城订单占比近六成,外地游客、差旅客人数下降明显。

确实,无法出省出国的游客在周边“野”了起来。途家民宿发布的五一出游趋势显示,截至4月22日,五一期间乡村民宿的订单量占比达到51%,较去年占比提升20%,这也是五一乡村民宿订单量首次超过城市民宿。

价格方面,途家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期间,平台民宿每间夜预订均价达到1362元,每间夜均价超过1000元的民宿订单占比就超过了一半。

其中,北京五一期间乡村民宿每间夜预订均价超过了2000元,京郊民宿预订量同比2021年五一增长了一倍;深圳、惠州、杭州、成都、青岛的均价都达到了1000元以上。与之相比,以旅游业为支柱产业的丽江,今年五一民宿平均每晚价格只有180元。

李娜对酒店价格的飞涨表示理解,“疫情下,旅游业都不好过,只要涨价幅度在合理的范围,我不会计较太多。”

劲旅网创始人魏长仁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一二线城市常驻人口多,像北京常驻人口有两千多万,并且能够为天价酒店买单的大有人在。总体上来说,周边游酒店民宿需求大于供给,能接受这个价格的人并不在少数。

“据我了解,有些京郊的露营基地会出租用于露营帐篷下的防潮板,一块板子的租金价格就高达一千多元一晚,以此类推,能接受一千元租一夜防潮板的人,也不会对酒店价格的涨跌太过于看重。”魏长仁如是说。

涨价背后的无奈

《财经天下》周刊将部分酒店价格发给旅游行业从业者,他们普遍感慨,贵虽然贵了点,但要搁在往年即便是“天价”,五一提前半个月就满房了,而今年到4月30日还有很多酒店可以预订。

确实,在疫情影响下,城市周边酒店在五一期间的预订量并不如想象中那样火爆。

《财经天下》周刊发现,截至目前,北京、深圳、杭州等地的周边酒店仍未出现大面积售罄的情况。携程方面同样表示,后台显示,今年五一的订单量不及往年,以往同一时间,携程平台上的酒店基本都会显示售罄。

各大城市周边民宿酒店五一涨价也实属无奈。

“我们也没办法,节假日的人力成本本来就贵,保洁、司机我们都得按照三倍价格来付工资”,一家位于京郊的公寓酒店老板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周边的酒店民宿都是这个价格,我们也是跟着市场来走的。”

位于古北水镇的一家民宿老板也表示,五一价格会比平常贵一些。淡季价格基本在两百左右,但到了五一,价格均涨到了600元到900元。即便涨了3倍到4倍的价格,民宿五一的入住率还是稳定在70%左右,而非节假日的入住率基本都在50%以下。

杨彦锋认为,城市周边酒店的涨价更像是一种时间和空间上的错位,他们只是在节假日的局部时间表现得比较饱和,但大部分酒店民宿的入住率仅在20-40%之间,总体上来看其实酒店行业仍然处于一个非饱和状态。

图/视觉中国

况且,自新冠疫情爆发后,旅游业遇挫明显。据世界旅游业理事会WTTC数据显示,2020年,由于发展不景气,全球旅游业消失了6200万个工作岗位,旅游、酒店、票务、航司等行业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离职潮。

2021年,全球国际旅游收入为0.61万亿美元,与2020年相比,继续下降了4.5%。国内旅游业同样处于艰难恢复的阶段。

据文旅部发布的2022年清明节假期文旅市场情况显示,2022年清明节假期3天,全国国内旅游出游7541.9万人次,同比减少26.2%;实现国内旅游收入187.8亿元,同比减少30.9%。2022年全国清明假期国内旅游收入,仅相当于疫前2019年四川省清明假期旅游总收入。

在此背景下,上市旅游企业的日子普遍不好过,2021年共有19家旅游上市公司出现了亏损的局面,亏损金额最大的凯撒旅业,营收连续三年出现高双位数下滑,2022年一季度营收1.22亿元,同比再次下滑49.4%;净利润两年亏了14.31亿元,2022年一季度再次亏0.66亿元。众信旅游同样如此,营收连续两年大跌,2020年和2021年共亏21.9亿元,2022年一季度又亏0.61亿元。

作为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平台携程也度日艰难,2020年和2021年分别亏损6.45亿元和32.69亿元,为了改变现状,过去两年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和CEO孙洁一直在卖力地直播带货,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目前看还很难扭转局面。

安徽知名景区黄山,甚至陷入迎客松无客可迎的境地,张家界等其他靠旅游为生的景区同样如此,大多门口罗雀。

在重重困境下,今年的五一假期,形势也不容乐观。随着疫情再度来袭,多地纷纷发出非必要不出省的建议,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跨省旅游仍然不具备现实考量。

在这样的情境下,“天价”周边游的出现似乎也成为了一件不难理解的事。魏长仁认为,尽管目前周边游酒店的“天价”呈现一种比较畸形的状态,但在未来,周边游的市场价格会慢慢调整到一个比较合理的阶段。

在杨彦锋看来,随着未来疫情缓解,中长途旅游的恢复,也将对周边游的需求进行分流。届时也会缓解掉短时间内民宿酒店价格大涨的局面。

对于周边游的消费业态,魏长仁则表达出了对这种新型旅游业态的认可。在他看来,周边游服务于城市居民的日常消费,这种“周末经济”会在未来满足城市居民常态化的消费需求。

与此同时,周边游的火热也推动了露营经济、房车经济等新消费方式的盛行。根据携程统计,通过携程预订五一北京露营产品的日均订单量,相较清明节增长了9.9倍。途家平台则显示,不少露营型民宿五一期间房源已经订光。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s_card@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